國安委是必要之惡
                                             曾偉強

中國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無疑是必要之惡,也是一柄雙刃劍,如何運用,劍指何方,現在充滿疑團,加上其組成成分包括港澳辦,更是令港人不安。但放眼當下,國際形勢波譎雲詭,國內矛盾日益尖銳,國家安全已非國防事務那麼簡單,而是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問題。

國家安全委員會絕非新鮮事物,目前世界上設有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還有美國、巴西、智利、南非、土耳其、泰國和馬來西亞等。其中美國便早於一九四七年根據《國家安全法》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總統擔任主席。在釣魚島問題上與中國糾纏不休的日本,也正積極推動類似的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假如中國沒有對等的機構應對,不僅顯得被動,也會落後於形勢。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指出,成立國安委是為了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事實是,現今的國家安全,已非純粹的軍事威脅而已,也涵蓋網絡、金融、商業、生化、天災等範疇。譬如較早時引起外交風波的美國監聽事件,加上國內日見頻密的暴力事故,均涉及國家安全,人民福祉,是中國決定成立國安委的催化劑。

《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故此,深化改革仍離不開社會主義制度,也就是政治體制動不得,但上層建築終究不得不順應下層建築的改變而自我完善,國安委也就應運而生,希望從而提升治理能力。

十八屆三中全會重點是深化改革,但在深化改革的同時,中國共產黨亦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市場化帶來了日益惡化的貧富懸殊,凸出尖銳的社會矛盾,也就是上下層建築的矛盾。加上中國的改革已非純粹的國內事務,在全球一體化之下,國內國外政經力量的互動,亦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早於一九九七年,時任總書記的江澤民,便曾提出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方案,但由於擔心如果中央軍委掌管國家安全委員會則權力過大,最終不了了之。十八屆三中全會再度提出,並建議把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的聯絡部、外交部、外宣辦等部門糅合成為國家安全委員會,由習近平親自領導,但不知到底是以國家主席的身份還是黨總書記的身份執掌國安委,這點還待觀察。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中全會的公報中,設立國安委的表述是寫在創新社會治理段落中的。其原話是:「創新社會治理,必須着眼於維護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最大限度增加和諧因素,增強社會發展活力,提高社會治理水準,維護國家安全,確保人民安居樂業、社會安定有序……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

由此可知,國安委不獨是對外,亦是對內的。甚至主要是對內的,例如應對日趨激化的社會矛盾和分裂主義活動。現實是,經濟改革造成了多元內部矛盾,特別是群發性事故及各類安全事故。而隨着進一步的市場化,外部力量利用內部問題與中國博弈的狀況也有上升趨勢。

國安委畢竟只是工具,工具本身沒有善惡之分,其真正的目的才值得深思。假如國安委純粹或主要從事對內工作,則恐怕非人民之福。若然主要仍是對外,如在領土糾紛中擔當主導角色,網絡安全中發揮作用,則其地位又是應予肯定的。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