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社會流動助脫貧
                                             曾偉強

政府劃下貧窮線,便不可能滅貧。事實是,貧窮是相對的,有主觀因素,也是任何社會的正常現象。世上從來沒有,也不可能出現均富,只有均貧。雖不能滅貧,但可以脫貧。政府應定下目標,協助基層脫貧,而不是藥石亂投,籠統的空言扶貧。

理論上,貧窮線以入息中位數為基礎,不論是取其一半或三分之一,也表示永遠有若干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而弔詭的是,經濟向好,人均收入增加,中位數上移,貧窮人數便愈多。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的調查發現,九成二受訪者不滿政府扶貧政策沒有訂立任何目標。雖然調查只訪問了約二百名來自深水埗、天水圍和上水等地區的基層市民,代表性成疑,但結果亦非無理。政府的扶貧工作,的確是沒有方向,亦沒有明確目標。

扶貧委員會在其網站中,承諾「聚焦分析和檢討政策,並同時善用關愛基金,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即時援助。」但諷刺的是,在「工作項目」一欄,卻依然只有「稍後上載」四個字。但問題是,分析和檢討的只會是現行政策,因為我們不能分析和檢討尚未出現的政策。而關愛基金本身並不是推行政策,更不是「及時雨」,而是扮演施惠者的角色。受助人不會因一次性可有可無的援助而真正得益,甚至脫貧。

說實在的,關愛基金在扶貧工作上,並不扮演任何具建設性的角色,只是施捨而已。政府的資源應該有更好的去處,而不是以散財的方式派發。公益金有公益金的角色,而政府也應有政府的角色。政府應創造條件,讓基層脫貧。「及時雨」和施惠者的角色,應留給社會上的有心人。

任何社會也不可能滅貧,只有脫貧的可能,但施捨卻無助脫貧。只有促進社會的流動性,增加各個階層向上流動的機會,才真正有利於脫貧。香港的經濟和繁榮無疑是昔不如今的,但從前沒有扶貧的問題,因為社會上普遍相信明天會更好,相信努力工作可以創造將來。但今天,社會是富庶了,但流動性反而今不如昔。

政府應面對現實,思考社會的流動性問題,而非扮演公益金的角色。基層市民面對的問題離不開衣食住行,我們可以節衣縮食,然而,住和行是無法解決的兩大難題。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的調查發現,六成四受訪者認為生活最大開支是住屋。香港的怪現象之一是劏房的呎租可以高於豪宅。

香港的扶貧工作,與其說是社會工程,不如說是政治工程。因為重設扶貧委員會,是梁振英的競選承諾,而非社會所急。但今天的基層市民,甚至是年輕人,急需看到的是明天,而非雪中送炭式的一次性援助。


二○一四年一月四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