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新聞自由
                                             曾偉強

從晨早節目被調至傍晚時段約三個月後,名嘴李慧玲終於被通知即時離職,離開工作了九年半的商業電台。被解僱翌日,即二○一四年二月十三日,李慧玲召開記者會,表示自梁振英即位後,她便開始感到政治壓力;並憶述一名認識梁特,亦與她相識超過十年的朋友曾叫她「小心份工」。

梁特當日即時此地無銀,有的放矢地表示「從來沒有向任何人在任何時間提過關於李慧玲小姐在商台的職位或職務的任何事情。」並聲稱十分重視香港的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觀乎短短八十字的回應,字字當真,並無虛言。然而,當記者問到他是否「最憎李慧玲」時,他卻沒有回應。

首先,他可能真的沒有亦沒有必要向任何人在任何時間提及關於「李慧玲在商台的職位或職務」的任何事情,因為他可以讓其粉絲以無限想象力去發揮。正如宋高宗趙構不用說出「岳飛」二字,秦檜便懂得以「莫須有」的罪名處理岳飛。梁特更加不用提及商台,自然有人為他出謀獻策如何箝制這家需要政府發牌續牌的私營機構。

至於新聞自由,《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便清楚寫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梁特重視新聞和言論自由當無疑問,問題在於如何落實而已。

就在梁特聲稱重視新聞自由的前一天,無國界記者公布了《世界新聞自由指數二○一四》,香港由五十八位下滑至六十一位,平了○七年的最低紀錄,比起○二年首次排名的第十八位,十二年間大跌四十三位。

香港的新聞自由的確藉得香港社會重視。商台解僱李慧玲,絕對不應以個別事件視之。香港新聞自由在倒退,第四權岌岌可危。《德國之聲中文網》更形容「香港傳媒受打壓已到滾水煮蛙地步」。

《信報》、《明報》先後更換總編輯,兩者看似無關,卻又絕非偶然。有報章縮減評論版篇幅,變相收窄批評政府的空間。加上《蘋果日報》、《AM730》被抽廣告,連串事件反映一個事實:政府在嚴肅處理主流媒體,清除主流媒體的反對聲音,全面操控輿論。《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便在該報專欄指出,《信報》一名記者指出香港新聞工作者愈來愈習慣自我審查和來自北京的壓力,「你要麼接受現狀,要麼辭職」。

有政界中人向媒體透露,整個行動是北京授意、梁特執行,由邵善波策劃。邵善波出任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後,便開宗明義要打「輿論戰」、直接參與掌控輿論走向,更直言要用「任何合法嘅途徑」打輿論戰。「合法嘅途徑」,就是以政治、經濟壓力逼傳媒就範。除了對付主港媒體,還有對付非主流媒體的版權條例。

順帶一提,香港電視網路遭香港政府拒發免費電視牌照後,香港政府曾引述顧問報告的理據解釋不發牌決定,但負責為免費電視發牌撰寫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亞洲區總監伍佩瑩,卻公開指摘梁特與行政會議審批免費電視牌照時,扭曲顧問報告原意。在二○一四年農曆新年前,伍佩瑩突然離職。

據《自由亞洲》報道,威普意大利總公司接獲一名自稱專業顧問、署名「Alex T Pugh」的投訴信,批評伍佩瑩單方面披露報告內容,「違反顧問規矩,破壞合約保密精神」。威普創辦人Giorgio Rossi Cairo來港跟進事件,其後通知伍佩瑩須辭去亞洲區總監一職。

記得梁特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回應伍佩瑩的指摘時,也聲稱會「認真跟進及處理」的,難道這個就是梁特跟進的結果?


二○一四年二月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