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道「驅蝗」事件
                                             曾偉強

二○一四年二月十六日尖沙咀廣東道的「驅蝗」行動,由「反赤化‧反殖民」在網上發起,事件不僅讓港人再次聚焦中港矛盾,亦激化香港內部矛盾。事隔一日,一司三局長齊聲讉責,梁特則在二○一四年二月十八日向傳媒放話,聲言依法跟進。

當天約有二百名市民響應網上號召,參加「驅蝗」行動,沿途高叫「減少自由行,放過香港人」、「放寬自由行,香港快陸沉」等口號,指罵內地旅客是「蝗蟲」,抗議「一簽多行」導致內地旅客過多,令香港不勝負荷。期間與反「反蝗」的「保衛香港運動」和「愛港之聲」在廣東道隔空對罵,引起混亂,警員須以鐵馬分隔兩批人。

在下不認同激進的行為,亦不認同一刀切針對內地來客,但對「反蝗」者的激憤深表同情。然而,不知道是政府尚未弄清楚事件的本質,還是刻意誤導。把事件歸結為旅遊事件,是「很小撮份子的激烈行為……不代表我們不歡迎內地的遊客訪港。」梁特亦首先重提香港旅遊業接待能力的問題,強調「本屆政府一直是十分重視的」。

事實是,這次事件不是純粹的反自由行旅客,亦不是旅遊業的問題。發起組織的名字其實已點明事件本質,就是「反赤化‧反殖民」。香港人已逐漸感受到西藏和新疆人民所身處的「霧霾」。中央以種種手段赤化西藏,例如大量移民,以普通話取代藏文教育。如此種種情狀,也正在香港發生。

問題的本質在於香港被納入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香港正在被內地同城化。香港不再是中國境內的國際都會,而是實實在在的內地城市。事實是,內地來客已超出旅遊的範疇,事件亦已從經濟層面提升至政治層面。「驅蝗」行動只是情緒宣洩,梁班子卻罔顧事實,高調壓制而不加疏導,結果只會適得其反,令激烈行為愈加激烈。

梁特二○一四年二月十八日出席行政會議前向傳媒表示,「本屆特區政府」着力增加接待旅客的設施,例如重新規劃港珠澳大橋的人工島,興建大面積購物設施,減輕傳統和北區購物區的壓力。但他同時指出,每天有十八萬香港人從陸路口岸進入深圳,而長期在內地工作、就學或定居的亦有數十萬人。兩者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卻說明一個事實,就是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已然成形。

梁特作出的結論是:「針對遊客的行為,無論是針對內地遊客或外國遊客的一些滋擾,甚至不法行為都應該受到讉責,有違法的地方,特區政府是會依法跟進的。」這是否表示在梁政府治下,以激進手段宣洩不滿,和作出不禮貌行為亦等同違法?

事實是,香港旅遊發展局同日公布,二○一三年香港錄得近五千四百三十萬人次旅客訪港,當中內地旅客佔七成半,約四千萬人次,但其中過夜客只有約一千七百多萬人次。數字是最佳的證人,即約有二千三百萬人次的內地來客是即日來回的。這正正反映出香港被納入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的事實。而當局亦必須釐清這些不過夜來客來港到底所為何事?

值得一提的是,《大公報》二月十七日便將事件定性為「港獨」組織「香港人優先」成員透過網絡,發動「反中國自由行」示威遊行。但究其實,「港人優先」卻正正是梁特的施政方針。

梁特二○一三年九月三日出席行政會議前便向傳媒表示:「在競選期間,以及在整個施政當中,都是『港人優先』的。『雙非孕婦』來香港產子零配額,是我提出,我切實執行,而且有效的;『港人港地』是我提出的;深圳非戶籍居民來香港『一簽多行』,這個是我……叫停的等等。所以這些全部都是事實。下去,我會繼續以『港人優先』來推動香港的施政。」

假如「香港人優先」就是攪「港獨」,則梁特應是「港獨」第一人。


二○一四年二月十九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