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進圖遇襲案
                                             曾偉強

《明報》前總編輯、世華網絡資源有限公司營運總裁劉進圖,二○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十時許,於距離西灣河水警總部約百米外的太康街路邊,被兩名刀手伏擊,背部及雙腿共中六刀,傷重危殆,被送往東區醫院搶救。

這宗案件幾乎將財政預算案完全掩蓋,特區政府亦高度重視。梁特隨即發表聲明譴責,下午帶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前往東區醫院探望劉進圖,其後向傳媒重申,香港是個守法和法治的社會,絕對不會容忍任何暴力行為。

當被問到劉進圖遇襲是否與《明報》調查中央官員的財產有關時,梁特如錄音機般重申特區政府非常重視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但表示不揣測劉進圖遇襲的原因,已要求警務處處長及香港警隊全力破案,盡早將兇徒緝拿歸案,讓真相早日水落石出。口徑與中聯辦及內地媒體一致。

中聯辦副主任楊健二月二十七日出席春茗活動,事先張揚會回應事件,但除了回應鳳凰衛視記者一條問題,表示支持特區政府全力緝兇以外,對其他傳媒提問一律拒答。內地《環球時報》同日亦發表社評,強調作為內地媒體,也強烈譴責針對香港傳媒的殘暴行為,但文章重點在於「提醒」讀者在未抓到兇徒前,暗示某些人或力量是幕後黑手極不負責任,還斥責本港有人把劉進圖遇襲與《明報》之前的報道掛鈎。

假如將「劉進圖」三個字抽開,公眾、特府和內地的反應會否如此高調?答案當然是不會。事件不獨令港人震驚,也引起海外傳媒高度關注,包括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CNN)、《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英國廣播有限公司(BBC)、《衛報》等,均有大篇幅報道及即時網上更新。但值得留意的是,《紐約時報》引述澳洲評論員Carolyn的話,指黑幫襲擊傳媒人在香港非新鮮事。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ICIJ)亦發表聲明,對劉進圖遇襲表示震驚。雖然聲明表示未有任何證據證實事件與早前ICIJ和《明報》關於中央官員涉嫌有離岸金融秘密資產的調查報道有關,但認同這揣測反映不少香港傳媒對新聞自由受到接連威脅感到不安和憂慮。事實是,多年來涉及香港傳媒的暴力和恐嚇案件從未偵破,實在耐人尋味。

正如《華爾街日報》的評論指出:「問題是,如若有線索指向內地,梁先生又是否願意追緝行兇者和協助他的人」,縱使梁特已「致電警務處處長,要求警務處處長及香港警隊全力緝兇,早日將暴徒緝拿歸案,將他繩之於法。」這裏的一個「他」字卻又惹人無限遐想。

在事發後的第二天,即二月二十七日,梁特出席香港公開大學賽馬會校園銀禧學院啟用典禮後再一次主動向傳媒談及劉進圖,然而,這一翻話卻有點令人摸不着頭腦。他煞有介事地說了一翻甚麼「會盡最大努力,我們希望能夠促進劉先生早日康復。」之後,話題一轉,說「由於劉進圖先生現在需要的就是多點休息,因此,他的家人亦向特區政府的官員同事提出,因為知道很多特區官員和劉先生都是朋友,亦關心他的傷勢,他的家人提出,因為他現在需要休息,所以婉拒大家的探訪。」

事實是,當天前往探望劉進圖的人絡繹於途,除了同事親友,還有財政司長曾俊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陳婉嫻,當中涂謹申更逗留約兩小時。翌日,即二月二十八日,前往探病的還有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多名立法會議員,包括黃毓民、李慧琼和梁繼昌,以及自由黨多名成員。

由此觀之,劉進圖雖然的確需要休息,但不等於謝絕探訪。假如梁特所言屬實,則劉的家人又是否「被婉拒」官員的探訪?一個可能是梁特本身想令案件與新聞和言論自由劃清界線,並下令官員封口。無怪乎即使張炳良不理禁令前往探病,也沒有從正門進入,亦沒有回應傳媒提問。

梁特一方面高調作勢緝兇,另一方面卻又與事件劃清界線,一句「不揣測」,將新聞和言論自由從事件中抽離掉。事實是,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


二○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