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任辦」不存在
                                             曾偉強

《莊子‧秋水》篇有這樣的記載:「惠子相梁,莊子往見之。或謂惠子曰:『莊子來,欲代子相。』於是惠子恐,搜於國中三日三夜。莊子往見之,曰:『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話說惠施恐莊子奪去自己的相位,故整旅揚兵。莊子為其設譬。鳳是南方之鳥,來儀應瑞之物,非梧桐不止,非溟海不停,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而凡猥之鴟,偶得腐鼠,自美其味,仰嚇鳳鳥。譬喻惠施滯溺榮華,心為物役。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有報章引述「權威消息」,指中央支持梁振英二○一七年競逐連任特首,主因是「梁振英有心有力、可靠實幹,一直站穩愛國愛港路線。」梁特當天剛好出訪潮州,他在當地會見傳媒時,沒有正面回應這項「權威消息」,但也沒有否認有意連任。至於所謂的「權威消息」到底來自何方,卻又諱莫如深。

當天梁特向記者說:「我的五年任期只不過過了三分之一,我看沒有哪個政府的領導人在其任期過了三分之一的時候去講是否連任、對連任有沒有信心,這是將來的事。」連任者,連續擔任同一職務也。明徐照《哭鮑清卿》詩云:「連任虛分竹,長年只愛雲。」梁特以任期只過三分之一而聲稱連任是將來的事,言下之意似乎是說眼下沒有想過連任一事,但究其實,任何一位領導人第一次當選的那一天,便已籌謀連任。世間上哪有一位領導人或元首不會去想連任?這不過是常識而已。

梁特還刻意提到手頭的多項工作,諸如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維護香港核心價值、自由、人權、民主、法治,以及與內地建立良性互動關係,共同發展、共同發力。這些所謂的工作,與連任不連任毫不相干,不打算連任要做,打算連任更加要做好。不過,老遠跑到潮州帶記者「遊花園」,梁特真會慷納稅人之慨。

被問到是否已經有一個叫「連任辦公室」的東西出現時,梁特又一次以「不存在」回應。他說:「沒有一個所謂『連任辦』的存在,我現在的工作重點是做好在政綱中給大家的承諾。」問題是,真正認同那份所謂政綱的,不過六百八十九人而已。說實在的,也許真的沒有所謂的「連任辦」,但可能有「連任工作室」、「連任心戰室」、連任甚麼甚麼的,總之就不是「連任辦」。梁特可沒有說謊。

當政改陷入僵局,二○一七年普選成疑之際,卻有「權威消息」透露中央支持梁特連任,無疑赤裸裸地說明整個政改諮詢以至政改只是鏡中花水中月,中央不獨定下「一個立場、三個符合」的框架,甚至人選亦已確定,那即是說,不論是原地踏步還是真的一人一票,壓根兒毫無分別。問題是,梁特當初挾高民望迫中央接受他入閘,他又如何以低民望成功連任?無怪乎有有識之士倡議另起爐灶,在港大民研之外自行開展梁特民望的民調,得出他們想要的結果。

值得一提的是,梁特剛於三月二十五日當選兩周年當天重提他的所謂政綱,還暗示要更多的時間完成政綱的承諾。不出數日,便有「權威消息」支持他連任。世事哪有這麼巧合,內裏必然另有乾坤。二○一七年的特首選戰恐怕已公然掀開序幕。


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