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控樓市不能鬆懈
                                             曾偉強

政府的行為,永遠落後於形勢。早於二○一二年十月推出的加強版額外印花稅和買家印花稅,法例的修訂延至二○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才獲得立法會通過,真不敢想像修訂不獲通過的後果。然而,在「辣招」推出之初起,反對聲音已不絕於耳。弔詭的是,在該兩項修訂通過,而雙倍買家印花稅修訂尚在審議之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改弦更張,呼籲特府「減辣」。值得注意的是,國基會從來都是「事後孔明」,在這個時候建議「減辣」,實在值得深思。

二○一三年一月,國基會曾發表報告,建議特府應因應風險形勢,有需要時可「加辣」,但事隔十五個月,便改為建議有需要時「減辣」。期間反映香港整體樓價走勢的中原城市領先指數,微升約百分之一。而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二○一四年三月住宅樓宇買賣合約同比下跌三成。事實是,削需求實無助港人置業,說到底,樓價依然高企,而特府亦不可能讓樓價大跌。

梁特二○一四年四月九日出發前往博鰲前主動回應了國基會的報告,他重申特區政府會繼續努力不懈地解決香港市民的房屋短缺問題,但同時指出改劃土地遇上地區層面的反對。問題是,政府實應大刀闊斧開闢土地資源,而不是在地區上覓地改劃,增建「牙籤樓」,徒增社會矛盾和怨氣。話說回來,談到是否「減辣」時,他說:「我重申一次,雖然我們現時在調控樓市方面有一些初步成效,但下(落)去,我們一定不能夠鬆懈。長遠來說,一定要做好這個供應的工作,尤其是公屋供應的工作。」言下之意是否定「減辣」,一步也不能退。

梁特用上「鬆懈」一語,實在可圈可點。「鬆懈」一般作「放鬆」解。蕭紅《生死場》有「她的腿骨軟了,鬆懈了。」之句。但有意思的是,「鬆懈」也可解作「不密切、不協調」。毛澤東在 《反對自由主義》中便提到「(自由主義)是一種腐蝕劑,使團結渙散,關係鬆懈,工作消極,意見分歧。」這是否在說明特府高層存在一些不密切、不協調的情況呢?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同日回應同一報告時,便清楚指出當市場正常化時,會按實際情況「減辣」,明顯與梁特的說法有別。不知是財爺意有所指還是說溜了嘴,被問到現在是否「減辣」的時機時,他說「現在草案還未通過」。現在還未通過的,正正是涉及雙倍印花稅的《二○一三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然則,這是否意味當修訂條例通過之日,便是特府「減辣」之時?

果不然,翌日《東方日報》便頭版頭條報道特府正部署「減辣」。報道引述「消息」指出,「隨着美國退市步伐明朗化,本地發展商紛紛減價散貨,港府預計樓價會在未來一年加速下跌,為免樓價急速大幅回落,影響經濟民生及金融體系穩定,港府正開始部署『減辣』……先從針對本地買家的『雙倍印花稅』落手。」因為特別印花稅有助遏抑炒風,不會輕言撤銷。買家印花稅配合所謂的「港人優先」,亦不會隨意撤除。故此,報道引述「消息」指出,若特府「減辣」,雙倍印花稅肯定是首選。

至於「消息」來源,委實耐人尋味,但肯定是特府極高層,而且是極高層的財金官員。說到底,印花稅始終屬於財政司管轄範圍。《東方日報》更指出,特府部署「減辣」有迹可尋:「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過去一個月,先後在不同場合表明現時非撤招時機,但同時又呼籲立法會盡快通過有關雙倍印花稅的《二○一三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原來是想暗示草案一日未獲三讀通過,港府便難以應用草案內的簡易機制迅速減辣。……到上月底,曾俊華於網誌撰文『畫公仔畫出腸』,表明港府希望『因應外圍環境轉變,迅速調整相關需求管理措施』(見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與青年和商界對話〉),但市場似乎未仍能理解其用意。」

梁特這邊廂矢言「不能夠鬆懈」,財爺那邊廂卻「畫公仔畫出腸」。這說明甚麼呢?香港人,你懂的。


二○一四年四月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