務求取得海難真相
                                             曾偉強

自梁特當政以來,既不得民心,亦不得公務員之心。南丫海難正是其整治公務員的良機,故此在下不相信梁特有護短偏私之意。只是公開與不公開內部調查報告之間有很大的空間。

二○一二年十月一日,是香港無法忘懷的傷痛日子。當晚香港慶祝中國國慶煙花匯演之際,在南丫島西北的西博寮海峽發生撞船事故。一艘載逾百人的香港電燈客船南丫四號被港九小輪雙體船海泰號撞擊後迅速翻沉,南丫四號乘載的一百二十七名船員及乘客墮海。連同海泰號上受傷的八名乘客與兩名船員,以及參與救援時受傷的四名警察及和消防員,事故共釀成三十九亡、九十二傷。

當晚梁特第一時間到海怡半島公眾碼頭了解拯救情況,亦聯同時任中聯辦副主任的李剛到瑪麗醫院慰問傷者。與此同時,梁特竟要求廣東省調派打撈船來港協助打撈。這充分反映出梁特對香港的能力不認識和不信任。而他站在李剛背後的模樣,壓根兒不像一區之長,而是李剛的隨員,直教港人難堪。當時聲稱「特區政府十分重視今次事故」的梁特,到底有沒有想到他的現身只會阻礙救援工作?

梁特十月二日在瑪麗醫院探望撞船意外傷者後會見傳媒時強調,在搜索和救援的同時,會徹查這件事,一定要了解這件事的成因。他說:「(調查)撞船的原因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調查這個原因我們一定會盡全力徹查,務求取得這件嚴重海難的真相。」搜救和調查是理所當然的,問題是取得真相之後如何跟進。

同月二十二日,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倫明高獲委任為南丫島撞船事故調查委員會主席,調查事故原因,並在六個月後提交報告。梁特二○一三年四月三十日會見傳媒時說,委員會已於四月十九日提交報告。但「涉事的兩名船長已被落案控告誤殺罪。由於涉及刑事司法程序,政府不應影響兩人接受公平審訊的權利,在尋求法律意見後,決定在刑事司法程序結束前暫不公開報告中有關兩名船長責任問題的部分。」報告的其餘部分則悉數公開。

不過,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二○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公布的海事處內部調查結果,卻只有數十頁的摘要,全文四百三十頁的南丫海難內部調查報告則秘而不宣,理由是避免妨礙正進行的刑事調查,但其後則改口為避免可能出現的刑事調查和紀律聆訊。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四月二十八日出席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時表示,報告牽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與刑事調查方向重疊,全面公開報告會影響調查,甚至以後檢控過程的公正性,現階段公開會影響調查及日後的檢控,例如涉事者可能修改或虛構口供。但問題是,提供假口供本身屬刑事行為,市民真的會接受因為可能出現的假口供而不公開整份報告嗎?

事實是,警方在事發當日已展開刑事調查,並且拘捕七人,包括兩名船長。但警方的調查沒有「下文」,難道真的在等海事處的內部調查報告?值得一提的是,梁特卻如先知般,早於二○一三年九月三十日發表題為〈南丫海難〉的網誌,表示「一定會秉公和全速處理內部調查工作……必定會嚴肅處理任何失職或失責的人員。如有發現涉嫌違法的,肯定會轉介給執法機關跟進。」

正是無巧不成話,四月二十七日韓國總統朴槿惠批准了總理鄭烘原的辭職請求。鄭烘原表示對「歲月號」沉船事件負責,引咎辭職。鄭烘原在記者會上說,政府在事先預防和事後救援均存在疏漏,為此向國民表示深深的歉意。而作為總理,理應承擔全部責任並辭去現有職務。載有四百七十六人的「歲月號」客輪,四月十六日上午在全羅南道珍島郡海域沉沒。乘客中包括三百二十五名前往濟州島修學旅行的京畿道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和十四名教師。

觀乎特府的問責官員,只會戀棧權位,從不問責,實港人之悲。值得注意的是,政府新聞處四月二十四日下午五時發出「編輯注意」,通知傳媒運輸及房屋局在晚上召開記者會,交代南丫海難的海事處內部調查結果。然而,在半小時後,即下午五時三十分便發出新聞稿,表示「行政長官梁振英將於四月二十六日至五月六日上午離港休假。」世事真的這麼巧合嗎?


二○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前一篇] [不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