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發展衝擊立會
                                             曾偉強

反對新界東北發展已演變成本土意識與中港融合之爭。值得注意的是,激進的示威者有年輕化趨勢,而特府的高壓手段,亦只會令矛盾激化。事實是,在本地自然人口增長放緩甚至下降的前提下,未來香港人口的增長來源,不言而喻。本土的新生代以激進行動群起抗議,守護家園,捍衞權益,這不是官迫民反是甚麼?

二○一四年六月六日,立法會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區的前期撥款申請期間,上百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發生佔領立法會事件。梁特六月十日出席行政會議前,被問到佔領立法會一事時說:「我們不能夠容忍在社會裏任何的地方,包括公共地方,更加包括政治體制內的一些機關重地,包括剛才這位新聞界朋友提到的立法會和政府總部的地方,我們不容許有人以非法、暴力、非和平的方式,以衝擊這些地方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意見。」

梁特此言盡顯鷹派本色,執法部門亦加以配合,在六月十三日立法會繼續審議東北發展前期撥款申請的前一日,警方針對六月六日佔領立法會的示威者,出動重案組探員,拘捕土地正義聯盟執委葉寶琳、熱血公民創辦人黃洋達和香港人優先發起人張漢賢。拘捕行動實有恫嚇示威者,製造白色恐怖之嫌。

同日,捲入囤地醜聞的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多份報章撰文,批評有網上媒體將新界東北計劃說成「取消香港邊界讓內地人免簽證進入香港居住」是無中生有、惡意造謠。事實是,二○一二年六月十三日,梁振英以候任行政長官身分接受《東方日報》視像訪問時指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旁邊的邊境禁區可以變成「特區中的特區」,大陸人和外國人均可以免簽證進入。而根據《大公報》引述一國兩制研究中心報道,隨着新界東北地區住宅單位建設納入計劃,大陸居民落地簽證進入的深港「邊界特別發展區」開發逐漸進入活躍期;報道更形容古洞北及粉嶺北為「配合發展區」,將會為深圳特區及香港「邊境特區」的開發提供住宅配套。

果不然,六月十三日的立法會會議出現更為激烈的示威行動。逾千名示威者在立法會外集會,要求政府撤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在審議期間,財委會主席吳亮星突然「剪布」,企圖直接表決,激起場外村民和市民不滿,一批學聯成員最先衝向議會的公眾入口,推倒門外的三重鐵馬,情況一度混亂,最終釀成警民大衝突,損毀立法會大樓設施,廿一人被捕。期間警員向示威者施放十八次胡椒噴霧,多次誤中記者,這次也是首次有警員在新立法會大樓施放胡椒噴霧。

梁特六月十四日傍晚出席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的港樂四十周年慶典後,主動向傳媒說:「昨晚立法會發生有激烈的示威人士衝擊立法會大樓設施、衝擊警察防線,造成至少六名立法會的保安人員受傷,政府和警方已經分別發出強烈的譴責聲明。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大家都有用不同的合法方式表達自己意見,包括對我們新界東北新市鎮發展計劃的自由,亦都有充分的空間;政府各個部門包括警方都盡量配合大家合法發表意見的權利。因此,昨晚發生的事件,是過去一連串違法事件變本加厲的一件事,因此需要強烈譴責。」

然而,梁特又有否思考過事件變本加厲的原因呢?事實是,變本加厲的是對民意充耳不聞的特府。梁特當時還說:「我們不想再見到一些不必要的拖延,因為有關的公眾參與計劃已經開展了三年,政府是完全按照程序辦事。」到底何謂「不必要的拖延」?而特府真的完全按照程序辦事嗎?

事實是,在二月中,當城規會尚在審議新界東北規劃大綱時,特府已「偷步」向立法會提出申請撥款逾三億元,聘請顧問開展前期工程設計及工地勘測。該項申請二月底在建制派護航下獲發展事務委員會通過,再交財委會審議,最終觸發六月十三日的警民衝突。當時城規會收到破紀錄的逾四萬人提交意見,九成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梁特早已明言,不會撤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此乃非不為也,實不能也。因為新界東北計劃已不是純粹關涉香港一區的規劃。


二○一四年六月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