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名義
                                             曾偉強

二○一四年八月十五日,是日本二戰戰敗投降六十九周年,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沒有到靖國神社參拜,但卻以「自民黨總裁」名義獻上祭祀費。中國外交部強烈批評安倍的這一舉動。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當天表示,「日本領導人」向靖國神社供奉祭祀費,再次反映出日本政府對待歷史問題的錯誤態度,中方對此堅決反對。由此觀之,無論以何名義,在中共眼中,安倍只有一個身分,就是「日本領導人」。也就是說,「領導人」就是「領導人」,不存在「個人身分」。然而,梁特卻似乎不懂得這普遍的常識。

個人,意思是「單獨一個人,與團體相對而言。」中共是不相信「個人主義」的,而在共產黨內,亦沒有個人身分。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高級中學必修課本《語文》第四冊《個人和集體》一文,便是節選自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修養》,當中便提及「進行派別鬥爭的人,鬧宗派主義的人常把個人的或少數人的利益擺在黨的利益之上。」正如陶傑所言:「如果特首有『個人名義』,那麼日本首相安倍可以以個人名義參拜靖國神社,奧巴馬可以以個人名義會見達賴喇嘛,而香港的特首,也可以以個人名義到東莞享受揼骨服務」。

梁特八月十五日當天聲稱以個人身分到總商會簽名反「佔中」,但全程卻由政府人員打點一切。政府新聞處當天下午四時十五分發出「編輯注意」,通知傳媒梁特參與「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發起的簽名活動後會見傳媒,新聞主任會在場協助。事實是,梁特是在辦公時間,由「AM」字頭的政府車輛接載前往香港總商會,特首辦主任邱騰華、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以及多名政府新聞處人員全程隨侍在旁。假如這是「個人名義」的舉動,梁特便是公器私用,嚴重瀆職。假如梁特真的相信「在犯法和守法之間,是沒有一個中間地帶的。」那麼,他也應該懂得在公與私之間,也是沒有一個中間地帶的。

被記者追問其簽名和會見傳媒的身分時,梁特說:「我是以個人名義的。大家知道,我來到這裏大家一定會問其他的相關問題,尤其是今日我們安排了四場的第一場,讓泛民議員見中聯辦主任,這個好明顯,就是我作為行政長官安排的,大家對這個問題相信亦會感興趣知道我的看法是怎樣。還有亦向大家宣布,在下一個星期,有這個安排讓全體立法會議員與李飛主任等中央官員見面。」

請循其本,記者問的是簽名是何身分,而會見傳媒又是甚麼身分,梁特是沒有聽清楚記者的提問,還是梁特太過投入自編自導自演的這一場戲,以至完全忘了自己行政長官的身分?那麼,跟傳媒的談話也是以個人名義說的嗎?

梁特還說:「我來到這裏跟大家見面,一定有很多其他相關的問題,不是來這裏只說我簽名這件事。事實上,政府官員簽名也不只我一個人,雖然我不知道有多少我們的問責官員或其他官員同事已經簽了名。」事實是,多名問責官員簽名反「佔中」,傳媒已廣泛報道,梁特焉有不知之理。

這不是睜眼說瞎話是甚麼?在在反映梁特思路閉塞,邏輯混亂。假如要以個人名義簽名,又為何勞師動眾,既運用政府資源,又在辦公時間進行。若然是要回應政改的議題,又為何不直接在政府總部,而選擇在簽名後就地會見傳媒?說穿了,就是為反「佔中」宣傳,而粗暴踐踏香港人的智慧。

假如不是身兼行政長官這身分,一個普通市民簽名反「佔中」,可以成為全港傳媒的焦點嗎?事實是,梁特簽名的時候,全港設有直播新聞的傳媒,都暫停其他報道,直播其簽名情況,和他的發言。除了電視直播,其他新聞機構亦以即時新聞跟進報道,對於反「佔中」運動來說,無疑是錦上添花,絕佳的宣傳。

這場由「民間團體」發起的反「佔中」簽名活動,資源的龐大及動員的能力均極其驚人,這股力量從何而來,沒有人能說得準,但絕對不是反映沉默大多數的意見,因為簽名過程明顯「灌水」,而教人寒心的是,除了建制派紛紛表態支持,內地官媒亦大肆報道,還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開腔,盛讚反「佔中」簽名活動「極有正能量」,反映「真實、強大的民意」、「為香港做了一件大好事」。這說明了甚麼?香港人,你懂的。


二○一四年八月十七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