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保說了當做了
                                                        曾偉強

梁特二○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主持扶貧委員會高峰會致辭時說:「我在政綱強調,香港社會整體富裕,所有市民應享有基本生活保障,但是我講的不是『社會福利主義』或是『福利主義』。」不過,全民退休保障不是福利主義是甚麼?要麼是梁特言行不一,要麼是梁特又再施展愚民手段,說了當做了。

政府二○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公布名為《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的報告,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明確表示,這個研究是按着行政長官在其競選政綱的承諾而進行的。不過,林鄭月娥同時指出,如果在社會沒法就額外的社會承擔達成一些共同的看法,不相信政府可以硬推一些政策。

報告的引言引述了梁特二○一三年施政報告中的第九十七段:「在退休保障方面,我在政綱中提出研究人口老化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及早籌謀。……專責小組會以開放、務實及審慎的態度,深入探討退休保障,客觀分析不同意見,就退休保障的路向建立共識。」可見整個研究和報告,都是在梁特的「精神指導」下完成的。不過,全民退保不可持續的本質路人皆見,而所謂的政綱,說穿了,亦不過是給一千二百名選委看的。至於未來路向,也不一定代表要落實任何舉措。

事實是,林鄭月娥承認,報告評估的四個全民免經濟審查的方案,在研究報告的推算期內,即是一直至二○四一年,它們都會出現入不敷支,財政上明顯是不可持續的。財政司司長委派的長遠財政計劃工作小組的研究亦已指出,隨着香港人口極速老化,即使一切不變,都會在二○二九年出現結構性財赤,而任何形式的全民退保計劃,均只會令結構性財赤提早出現。

政府委託港大教授周永新進行的《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建議設立「全民老年金」,年滿六十五歲的市民,均免資產審查而可以每月領取三千元。老年金由政府注資五百億元作啟動基金,另增設「薪俸老年稅」,由僱主和僱員按薪酬每月額外供款百分之一至二點五不等,即打工一族每月需額外多付一百至三百元不等。

不禁問,假如每月多付一百元便可以在退休後每月收取三千元,那麼,為何收人較高的人要付三百元?這明顯是不公義的稅種。結果是打擊個人的進取心和積極性,窒礙整體經濟的發展和社會財富的累積。人性是自私的,每一個人都會爭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假如今天收入一萬元足以生活,何需「上進」賺取兩萬元?因為全民退保劃一每人每月收取三千元,今天小付出,便等於明天多收取。

梁特政府將全民退保與扶貧掛鈎,本身便是謬誤。退休便必定等於貧窮嗎?諷刺的是,建議中的不設資產審查亦與扶貧的概念相互矛盾。因為李首富也可以每月領取三千元,那不是荒謬之極嗎?說到底,誰人可以真正受惠全民退保?絕對不是周永新所說的中高產人士,因為他們有能力保障自己的未來。

正是無巧不成話,財爺剛於八月十日發表題為《完美風暴》的網誌,警告香港政經環境一旦出現甚麼風吹草動,「可能引發一場完美的金融經濟風暴,為國際大鱷提供機會,後果不堪設想。」不過,根據《完美風暴:1907大恐慌和金融危機的根源》一書指出,「完美風暴」的七大要素,包括:經濟快速增長、金融體系的複雜性、風險緩衝機制不足、領導不力、重大的經濟衝擊、信心搖擺和集體行動的功效。假如香港要爆發「完美風暴」的話,領導不力應是主因。財爺提出的警告,到底是說給誰聽的呢?

任何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在明知公共財政不可持續的情況下,還會強行推出建議中的全民退保這樣的福利政策嗎?畢竟梁特說的是路向而非方案,說了當做了也是梁特的本色。歐洲福利主義的惡果歷歷在目,香港絕不應也不能走福利主義之路。否則只會如陳佐洱所言:「車毀人亡」。


二○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