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宏觀角度看「佔中」
                                             曾偉強

「佔中」雖然啟動,但整個行動已被挾持,事態發展明顯失控,三子實已無力控制場面。如今遍地開花,已非三子原初所想,亦超乎社會和特府預期。觀乎示威者有物資、有組織、有網絡,縱有自發參與者,但並不似純粹的突發行動,而是長期本土運動的開始。

事實是,由「保天星」、「保皇后」、「反高鐵」、「反東北」連串事件觀之,這次示威並非個別事件,亦已遠離對人大常委落閘決定的控訴,而是一場爆發,是一場既得利益者與一無所有者矛盾激化的呈現;是自回歸以來,尤其是近兩年來,市民生活空間備受壓抑,自由空氣漸次消失,香港逐步陸化,加上長期管治無方,施政混亂,民怨無處宣洩,最終怒火街頭。

二○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的催淚彈、防暴隊,是梁特的得意之作,但卻是「佔中」迅即遍地開花的催化劑。觀乎梁特當天在回應「佔中」記者會上,全程展現打從心底裏甜出來的笑意,在回答一條英語提問時更是嬉皮笑臉,語帶輕佻,不獨沒有表達半點關心市民,尤其是正在示威的市民和學生,反而有沾沾自喜之意,情狀令人髮指。

梁特當天在記者會上態度強硬,「堅決反對『佔中』運動的組織者和參與者以違法的方式佔領公共地方,警方會繼續依法處理。」又重申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是嚴格按照《基本法》及詳細和慎重考慮過香港實際情況和社會各界意見而作出的,具有法律效力。梁特還說:「我本人和特區政府都無權力去脫離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來執行香港的政改。」事實是,按照《基本法》,除國防外交以外,其他事務均屬特區自主範圍。換句話說,政制發展理應完全由特府自決,毋須中央干預。

然而,從中央的高度,又決不會讓特府自行處理政制發展。鄧小平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六日會見香港特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時說過:「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那就非干預不行。」如今中央高調干預,到底說明甚麼?《「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在結語中便提到,要「始終警惕外部勢力利用香港干預中國內政的圖謀,防範和遏制極少數人勾結外部勢力干擾破壞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這話似有弦外之音。

建制派和官媒多次強調,香港主權回歸十七年來,港人人心尚未回歸。但事實是,我愛中華,香港人都是愛國愛港的。但打從中英談判香港前途之始,大陸卻沒有意圖給予香港人國民地位。是中共拒港人回家在先,豈能怪港人在家門外不進來?由於中共不信任港人,因而不惜在《基本法》政改三部曲上僭建人大常委批准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這一關卡,如今更在這一批准之上強加框架,不獨失信,亦屬違法,因而盡失人心。但從中央的角度看,卻是理所當然的。雖然這絕不是香港人願意看到的。

問題是,當年起草《基本法》時,英方以至起草委員,均不會不明白在中共治下,是沒有可能實現西方的普選的。今天由政改引發的示威,實是當年起草《基本法》留下的伏筆,埋下的地雷。如今中共的謊言被揭穿,觸發本土意識覺醒,西方站在道德高臺,中共特府千夫所指,香港走向何方,委實令人憂心。

「佔中」雖由政改引發,但示威者已在嗆梁特下台,由爭普選變成反政府;由個別事件演變成本土抗爭。盼只盼這次純粹是本土運動,不涉外國手影。香港事應由香港人處理,毋須亦不容外國指指點點。無疑事件成為國際焦點,白宮表示關注,但真的只是「關注」嗎?美國霸權無時無刻地對華虎視眈眈,滿腔熱情滿懷理想的香港人,又可曾從國際宏觀角度看「佔中」?


二○一四年九月三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