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才是正道
                                             曾偉強

由公民抗命到非法集結,由爭真普選到嗆梁下台,「佔領」行動出現質的變化,但「佔中」卻從未發生,發生了的是本土運動正式揭開序幕。面對目前困局,矛盾升溫,對話才是正道。

支持和反對這次「佔領」行動的市民,都各有其立場和信念,但不支持不等於要反對,反對亦不一定要打壓。伏爾泰留下一句名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甘地也曾經說過:「不寬容本身就是一種暴力,是妨礙真正民主精神發展的障礙。」

從古希臘雅典式的民主,到二十一世紀的霸權式民主,西方以至人類社會仍在民主之路上摸索前行。美國的獨立,並不是為了爭取民主,而是為了自由,縱使黑奴仍然是黑奴。香港從來沒有民主,但百多年來均享有自由。然而,鳥籠正在變小,高度自治亦變成中央指導,香港人知道嗎?察覺出來的少數市民,今天正在街頭。

今天,我們一般說的民主,即「德先生」,其字面意思是主權在民,即「人民做主」。至於民主統治的形式,不同國家不同時空也各有不同,例如純粹民主、代議民主、人民民主專政等。也就是說,民主可以只是一個幌子。事實是,美國的政壇二百年來均由小圈子操控。可不要忘記,希特拉也是德國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

在中國,民主的概念自古有之,即「民之主宰者」。《書多方》云:「天惟時求民主,乃大降顯休命於成湯 。」《文選班固<典引>》云:「肇命民主,五德初始。」 蔡邕注:「民主,天子也。」由此觀之,可能中華人的基因裏面帶有奴性。君王無道,則寄望賢臣輔政;豺狼當道,則期望俠客仗義。只有授命於天,才會揭竿起義。

縱使外媒推波助瀾,但香港的這場藉「佔中」之名而發動的街頭運動,絕對不是一場革命,只是一場無法完成,甚至是無法實現的理想。「佔中」的本質是公民抗命,本來就不應在特府正式推出政改方案前發生,而不論是「佔中­」發起人還是支持者,均未能預期或是低估了事態的發展和影響。事實是,這場運動已成為了國際棋局中的一個棋子。

十月四日星期六,筆者從朗豪坊方向走向十字街頭,沿途氣氛詭異,集會者安坐路旁,滙豐對開的彌敦道有人輪流發言,警方部署不算嚴密,但最搶眼的是傳媒。不少外國傳媒嚴陣以待,像等待獵物丟進陷阱的獵人。

梁特當天下午發表電視講話,面容明顯較前憔悴,恍如帶上熊貓面具。他再次呼籲「馬上停止在馬路上的集結活動。」並且重申「政府和警方有責任和決心採取一切必須的行動,恢復社會秩序,讓政府和七百多萬市民的工作和生活回復正常。」

事實是,現在的情況已進入無人駕駛狀態,市民內部矛盾激化,暴力事件隨時再次發生,危機一觸即發。梁特卻依然迷信脅之以威,強調星期一(十月六日)「政府總部的出入通道必須恢復暢通。」雖然表示「正道是透過理性溝通,求同存異,而不是靠街頭抗爭,把問題進一步惡化。」但卻沒有展示對話的誠意,反而明言警方會採取「必須的行動」。這種說話,實無助解決問題。

習近平九月二十一日在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成立六十五周年大會上發言時表示,「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願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諦。」

處理目前困局的上策依然是對話,只有對話,才是守護市民學生的最佳途徑;亦只有對話,才可避免爆發更加激烈的街頭衝突,避免暴力清場。


二○一四年十月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