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變「局外人」
                                             曾偉強

談判雙方在談判前和談判期間不斷叫陣,本屬尋常,但因為對方叫陣而單方面中止談判,則並不尋常。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與學聯開展首次對話前夕,突然以不合作運動動搖對話基礎為由,宣布暫不與學聯對話。此舉令人遺憾,亦教人擔憂。值得注意的是,林鄭在記者會上自稱「局外人」,顯示事態並不尋常。

事緣學聯、學民思潮、「佔中」三子與泛民議員十月九日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以一系列不合作運動配合「佔領」行動,明言若特府在對話中欠缺誠意,會發動中學生第三次罷課,以及透過議會堵截影響民生以外的政府撥款申請;並同時宣布把夏愨道佔領區命名為「雨傘廣場」。

在談判桌上盡量增加己方的籌碼無可厚非,但「雨傘」二字確實觸動了中共神經,這點不可不察。觀乎大陸官媒連日來對「佔中」的評論,已由狂轟濫炸,趨向懷柔,由「佔中」圖謀不能得逞,轉為動之以情,細訴民生經濟所受之苦。甚至預期「佔中」的結束指日可待。

然而,今天(二○一四年十月十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卻發表題為〈美國對「顏色革命」為何樂此不疲?〉的評論文章,卻重提外國勢力。文章指出「香港非法『佔中』引起美國輿論關注,美國一些勢力在對『佔中』推波助瀾方面也是蠻拼的。」不過,文章指出:「在香港問題上,美國面對的是保持香港穩定繁榮的中國戰略定力和香港主流民意。美國搞過了頭,就成了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這是否意味着大陸改變了風向?而甚麼事情導致中共改變態度?卻又諱莫如深。事實是,特府態度的搖擺,以及與學聯對話的波折起伏,與大陸官媒這一寒暑表的升降是相當脗合的。由此觀之,處理「佔領」運動的主導權,一直不在禮賓府內。觀乎總理李克強外訪德、俄、意,表明不會迴避「佔中」話題,說明中共對此「胸有成竹」。

回說林鄭十月九日會見傳媒時的開場發言,單看新聞稿,還以為是梁特的發言。但林鄭卻有意無意間表示自己是「局外人」。若然負責對話的官員成為「局外人」,那麼對話還在議程之內嗎?

林鄭當時是這樣說的:「在我們執法的部門進行執法的時候,是有很多事要考慮的,所以並不存在由我作為一個局外人,可以對他們的執法行動作出任何指指點點。」事實是,警務處隸屬保安局,而在政府架構內,保安局則隸屬政務司,由政務司統籌。無論是架構上,還是這次涉及廣大市民的事件而言,身為特府第二把手,亦不可能是「局外人」。這說明甚麼,香港人,你懂的。

有趣的是,當天下午,民政事務總署署長陳甘美華聯同灣仔和中西區區議會代表,到金鐘道勸喻示威者重開道路。但電視畫面前卻嚇然出現《香港政府新聞網》的「咪牌」。這絕非偶然,更非必然。因為《香港政府新聞網》只會在收到指示下,才會出動「採訪」。這說明陳太這次「落街」,完全是特府安排的蹩脚公關,配合林鄭傍晚的記者會。

值得注意的是,今天政府新聞處公布,林鄭率領特府高官於十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到廣州出席「第十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暨經貿洽談會」。而梁特則在十月十二日晚上抵達廣州,十月十三日會合代表團出席會議。

這個安排是否另有玄機,暫時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一次出席泛珠論壇的安排,與梁特上任以來的兩次不同。根據政府新聞處的新聞稿,梁特二○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前赴海南三亞,出席『第八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暨經貿洽談會』。……他離港期間,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署理行政長官職務。」至於去年,梁特「九月八日下午前赴貴州省貴陽市,出席『第九屆泛珠三角區域合作與發展論壇暨經貿洽談會』。……(在他)離港期間,由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署理行政長官職務。

到底這次泛珠論壇為何要政府高層空群而出,實在耐人尋味。


二○一四年十月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