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特提早變跛腳鴨
                                             曾偉強

孟子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現在特府在梁特領導下,政不通,人不和,還需要中央由出口變出手,懲罰不支持梁特的田北俊。中央當然以為可以收殺一儆百之效,但事實是,這樣只會讓人看清楚梁特的脆弱本質。

筆者曾經出席在大陸舉行,由大陸學術組織舉辦的研討會,出席人數二、三百人,來自不同省市,但筆者認識的,不過是同行港人,和個別領導,其他與會者可以說是全不認識的。

問題是,在北京,投票贊成免除田北俊全國政協委員身分的二百六十多名全國政協中,到底有多少人真正認識田少呢?也就是說,投票只是形式,結果早已決定。

正是冰封三呎非一日之寒,田北俊在廿三條一役倒戈,亦在特首選戰中全力反梁,更與梁特事事對着幹,也曾在答問大會質詢梁特會否因政改而辭職。中央看在眼裏,早已有氣,如芒在背。這回藉詞違反決議,免去田北俊全國政協委員職務,正是欲加之罪,但卻被處以「殛刑」。

這次是全國政協首次引用政協章程第二十九條撤銷委員資格,根據第二十九條,政協委員「如果嚴重違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章程或全體會議和常務委員會的決議……分別依據情節給予警告處分,或撤銷其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或地方委員會的資格。」不禁問,要求特首考慮辭職,情節真的如此嚴重,在沒有警告下,即時撤銷其政協委員身分嗎?

然而,假如特區首長需要全國政協通過決議,才可以令一眾政協委員支持,這又說明甚麼呢?說明梁特管治的脆弱本質。試問毫無誠信,如何取信於民?威信蕩然,又如何服眾?而不論是立法會還是政府,都在不停空轉,香港已進入管治真空。而現在竟然勞動中央出手,為他助拳,只能說明一個事實,香港的實質管治已由中央接手。

另一方面,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董建華成立智庫,表面挺梁,實質造王。而與此同時,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亦已為二○一七年行政長官選舉高調熱身。在中央和梁錦松兩股力牆之下,梁特顯然已提早成為跛腳鴨。

事實是,就任兩年多以來,梁特唯一成功做到的,是撕裂香港。可以想像的是,往後兩年多的任期,只會更加舉步維艱,不但無法癒合被撕裂的香港,亦無從修補建制派內的裂痕。反而田北俊被免去全國政協身分,日後發言更加無有顧忌,真的可以暢所欲言。這正是梁特只會樹敵,只顧鬥爭的活生生例子。

這裏帶出另一個問題,身兼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香港權貴,不論處事還是發言,也有可能出現角色衝突。這次田北俊要求梁特考慮辭職,無論是從一名香港市民,還是從立法會議員的角度看,都是合情合理的,但卻被指違反決議而遭懲處。由此觀之,一眾港區人代政協,又是否不應該涉足香港的政壇呢?

從另一角度看,田北俊只是「直諫」,而政協的角色,理論上就是向中共表達不同意見,發表諫言諍言,這又何罪之有呢?歷史告訴我們:「納諫則興,拒諫則亡。」《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百五十七有這樣的記載:「咸以為朝廷雖名求諫,實惡人論事,豫設科禁,有上言者,皆可以六事罪之。」當今天子是否真的「惡人論事」,公眾應該看得很清楚。

說到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不過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下,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的組織,實在容不得不同的聲音。


二○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