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蘑菇」戰術
                                             曾偉強

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三日,蔣介石命令胡宗南指揮二十三萬大軍攻打延安,重點攻擊中國共產黨陝甘寧邊區,意圖逼迫共產黨黨中央和解放軍總部退出西北,然後集中兵力進攻華北。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毛澤東採取了「蘑菇」戰術,即是將敵人磨得精疲力竭,然後消滅之。

毛澤東在四月十五日給西北野戰軍的一封電報中指出:「我之方針是繼續過去辦法,同敵在現地區再周旋一個時期,目的在使敵達到十分疲勞和十分缺糧之程度,然後尋機殲擊之。」從三月至五月,經過七次戰役,紅軍殲敵三萬餘人,粉碎了國民黨的進攻,並且開始反擊。

今天,中共同樣採取「蘑菇」戰術對付佔領行動。事實是,群眾運動必須一鼓作氣,曠日持久,對佔領團體和佔領者愈來愈不利。物資和意志會被消磨,內部分化,但更重要的是民意逆轉。理工大學二○一四年十一月四日發表的民調便指出,七成三人認為佔領者現在應該退場。這是一個明確的信號,說明佔領行動對民生經濟造成的壓力,沒有指向特府,而是倒過來指向佔領者。

說到底,任何群眾運動,要佔領的始終是人心,而不是街道。退場亦不等於投降,只不過換個可持續的模式,將運動精神延續下去。不過,現在膠着的局面,卻恰恰是特區政府刻意造成的。其實,化解現時困局的主動權始終在特府手中,例如盡快展開政改第二輪諮詢,提出切實方案或方向回應佔領者的訴求。但特府卻採取「圍而不打,隔而不圍」的策略,目的就是要讓民意逆轉,倒過來遏制佔領者。

之前強調「對話」和「清場」是兩回事的梁特,再次轉口風,認為現在已不是清場的問題,而是退場的問題。梁特十一月六日在廣州出席粵港合作聯席會議後向傳媒說:「(『佔中』)不只是一個特區政府考慮何時清場的問題,而是就發起和參加『佔中』的朋友,他們自己考慮何時撤場的問題。」因為「『佔中』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已經浮現,而且愈來愈嚴重。」

佔領持續的同時,建制派不獨出奇的沉默,而且可能在竊笑。古希臘哲學家泰勒斯在草地上觀察星星,仰望星空,不料前面有一個深坑,一腳踏空,掉了下去。現在學生、佔領者和泛民都聚焦二一七,但卻隨時掉進二一五和二一六的深坑。

民意不一定是對的,選票亦不一定可以說真話,但一葉知秋,若佔領持續,二一五區議會選舉,甚至二一六立法會選舉,屆時選票的流向可想而知。

弔詭的是,這邊廂反「佔中」團體高呼支持警方執法,那邊廂梁特卻無視民生經濟受損而無意執法。這是負責任的政府應所為之的嗎?事實是,佔領者打從第一天開始,便等待警方清場抓人。從另一角度看,警方執法是份所當為,何需市民簽名支持。現在的情況,理應「譴責」其有法不執,嚴重失職。

教人憂心而且失望的是,學聯意圖直接向中央陳情,並希望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不懂建港」擔當中間人。這反映學聯甚至支持這一着的人「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難道中華人的基因裏,永遠帶有「蟻民」的染色體,永遠相信皇帝是英明的,錯的永遠是皇帝身邊的讒臣?

梁特已說得很清楚:「中央對香港不同人的意見是有充分和清楚的掌握。」這一點,倒是可信的。事實是,梁特沒有瞞上的能力,只有欺下的高牆。


二○一四年十一月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