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一啟示錄
                                             曾偉強

one family」這個詞有點耳熟。二○一二年,梁振英在香港特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致辭時說過:「The seven million Hong Kong people are one family.」但兩年下來,市民已看清楚梁振英是如何對待「家人」的。

昨天(二十九日),國民黨在台灣九合一選舉中慘敗,而在關鍵的台北市市長之戰中,背負着原罪的連勝文,大敗給聲稱無黨籍的柯文哲。沒有人質疑柯文哲的競選經費,沒有人質疑柯文哲的管治能力,但大家都知道他是「白袍綠衣」。這說明民心思變,也說明威權時代的告終。

柯文哲二十八日晚在競選總部前舉辦「One City One Family」音樂晚會致辭時說:「One city one family,只要我們堅持相信的力量,就可以改變成真,改變台灣的歷史了。」弔詭的是,正正是人民不再相信傳統威權和社會規範,才會造就聲稱無黨籍的柯文哲。

「首投族」成為這次選舉的關鍵,而年輕人又與網絡力量緊密聯繫起來。但事實是,網絡的力量不僅影響到年輕人的意識形態,也在改變中年人甚至年長者的信念。在信息普及化的時代,也是傳統精英被揚棄的時代。古語有云:「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今天,人民不再是「吳下阿蒙」,當權者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都瞞不過人民,人民走向無蔽的領域,走向自己的未來。

柯文哲二十九日晚在競選總部發表當選感言時說:「選舉的結果,彰顯了台灣民主的價值和台北市民追求進步的決心!」這結果,也同時彰顯了二十一世紀,已不是追求經濟發展的時代,而是追求社會公義的時代。台灣如此,西方如此,香港也如此。

高牆,不再單單是高壓與暴政的代名詞,而是意識形態的解放。一個人,一個家,以至一個社會的未來,不再是由小數既得利益者所操控。而是由個人出發的自由選擇。

問題是,當個人自由凌駕社會規範,社會又會走向何方?領導者又如何自處?現代社會,又是否會走向無政府主義?但肯定的是,二十一廿紀不再是由上而下的領導。

梁特曾經批評佔領運動是近乎無政府主義,但卻從未積極主動回應市民的訴求。反而將年輕人的訴求與扶貧工作掛起鈎來,這是反智還是侮辱?這在在反映梁特政府嚴重落後於形勢。現在社會所面對的,不是「價值」的問題,而是「價值觀」的問題。

梁振英當初說「七百萬人是一家」,但兩年下來,卻只有「家嘈屋閉」。說到底,梁特抱持大家長的心態,是不能理順甚或理解當前的社會問題的。當管治的威信不存在,政府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武力。


二○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