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禽流感新常態
                                            曾偉強

一而再、再而三的「大屠殺」,令香港徒增戾氣,社會又焉得祥和?在二○一四年最後一天,一萬九千隻活禽無辜被殺,作業之深,莫此為甚。

二○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緊急會見傳媒,公布一批惠州供港活雞樣本感染H7禽流感病毒。長沙灣臨時家禽批發市場當天銷毀場內一萬九千隻活禽,並關閉二十一天。期內暫停進口大陸活家禽。由局長親自公布這個消息,說明特府對禽流感的重視,但殺雞、暫停進口,又真能反映出特府的承擔,應對得宜嗎?

雖然特府聲稱打鼓嶺分流站最快四日後啟用,維持本地活雞供應,不過,批發商代表直斥分流站運作不可行,決定杯葛,在長沙灣批發市場恢復運作前,不供應本地活雞。擾攘多時,耗資三千萬元的分流站形同虛設。不禁問,分流站的運作流程,不是事前與業界商議好的嗎?這又一次反映官僚的顢頇,香港的悲哀。

自從一九九七年首次屠殺全港百萬多隻活禽以來,香港不但沒有擺脫禽流感的困擾,禽流感反而成為了「新常態」。事實也證明撲殺活雞並非應對禽流感的有效措施,更不可能將之杜絕。活禽可以殺,病毒卻生生不息。假如撲殺活禽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當局又是否需要反思在新常態下,應否繼續「擇惡固執」,沿用這種非常措施?

事實是,特府十七年來也沒有徹底反思,認真檢討。撲殺長沙灣批發市場家禽這一行動,完全可以避免,但卻因為政府行政失當,缺乏改革的氣魄,致使大屠殺重複發生,每次均令數以萬計,活潑潑的家禽無辜受害。

每一次大屠殺,都是因為進口活雞樣本驗出帶有禽流感病毒。問題是,為何不等待檢驗結果出來以後,才將雞隻送往批發市場,而是抽取化驗樣本後,便匆匆放行?這明顯是行政問題,並不是禽流感的問題。也就是為了行政上的便利,犧牲活禽生命,罔顧公眾利益。

弔詭的是,政府宣傳預防禽流感的同時,也強調禽類必須徹底煮熟方可進食。事實是,即使是帶病家禽,只要徹底煮熟,亦不會影響人類健康。如今因活禽感冒了,便以大屠殺方式來「自保」,完全是不負責任,本末倒置的行徑。

禽流感病毒存在於大自然,禽鳥受到感染,其實正常不過。若要避免家禽染病,只有提升家禽的免疾力,也就是更加注重禽鳥的健康。但不是簡單的接種疾苗,畢竟家禽最終是吃進人類肚子裏的。故此,需要反思的,是圈養禽畜的模式,如何才能保障家禽的健康。正如西諺有云:「你是你所吃的。」只有健康的食物,才會帶給人類健康的身體。不過,現代化的農場講求經濟效益,大量生產,甚至在短時間內大量生產。非自然成長的禽畜,到底是食物還是毒物,也只有讓時間來驗證。但可以肯定的是,非自然的生長過程絕對是不健康的。

現代科學主義導致人類中心主義的膨脹,也令人類不再重視其他生命,不再重視 人與大自然的關係,將人與自然的距離愈拉愈遠。人類恍惚忘記了大自然不需要人類而可以存在於宇宙,但人類卻不能離開大自然而獨存。撲殺家禽反映的豈止是衞生安全問題,而是人與自然如何共存的問題。


二○一五年一月一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