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再諮詢已無意義
                                             曾偉強

梁特再一次化身「天氣先生」,預告特府風向。在事先張揚之下,預告展開第二輪政改諮詢。但究其實,因應佔領運動而延後的第二輪諮詢,已沒有實質意義。問題是,為何中央和特府仍要硬銷所謂的「一人一票」選特首?

香港從來也沒有西方意義上的民主,但香港一直以來也得享繁榮安定,這是因為香港是一個高度自由的城市,也是一個尊重法治的地方。可是,自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的自由度逐漸下降,而法治精神亦在萎縮,走向人治。

鄧小平所講的一國兩制,是在香港繼續實行原有的資本主義,維持原有的社會狀況與精神面貌。假如香港如梁特所言,要追求和實行大陸倡議的「法治民主」,那等於宣布香港要放棄原有的資本主義社會。

梁特二○一五年一月六日出席行政會議前,主動向傳媒說:「明天我們會啟動第二輪的政改諮詢工作。我們在正式啟動這一輪諮詢的時候,希望香港市民能夠用好這個諮詢期,能夠根據《基本法》的規定、人大常委會有關的決定,用合法、理性、務實的方式,能夠達成共識。」

他重申這是「香港有史以來第一次有機會讓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這涉及到五百多萬個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選出香港的首長。下(落)去這個諮詢期,希望各界市民,即使有不同意見,都能夠把握好這個機會。」然而,在《基本法》的規定和人大常委決定下,諮詢已變成知會。

政改次輪諮詢因為發生佔領運動而延後,而特府因應佔領運動,於一月六日同日發表的「民情報告」,梁特卻隻字不提。也許梁特心裏明白,該份題為《近期香港社會及政治情況報告》,反映的不是法治精神,而是人治色彩。

事源在佔領運動期間,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三位成員,以及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在二○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與學聯代表展開了一場公開對話。當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提出在「政改五部曲」的憲制程序以外,向國務院港澳辦提交一份報告,交代自二○一四年八月底以來,社會各界對於政制發展所提出的意見。也就是說,這份報告沒有憲制基礎亦沒有法律效力,純粹是特府「法外容情、格外開恩」的舉措,完全是人治行為。

大陸實行人民民主專政,「一人一票」的選舉,正正體現人民民主。不過,香港特區首長沒有認受性,根本原因,是有權力而無威信。傳統政府的威信可以來自皇權或神權,例如從前的港督,直接由英皇委任,也就是皇權的代表。現代政府威信主要來自人民授權,例如從前的市政局;又或是行政效率,例如從前的殖民地政府和港督會同行政局。

假如在香港推行「一人一票」選出由提委會提名的候選人當行政長官,便以為可以得到民意授權,那只是緣木求魚,因為這個所謂的「一人一票」選舉,不過是差額選舉,又豈能真正為當選人提供認受性?當香港引入大陸的差額選舉,那還稱得上一國兩制嗎?

其實民主與自由可以並存,亦可以各不相干。事實是,不少獨裁者也是由選舉產生的。香港成功的基石是自由,但問題是,今天的香港,仍是昨天的自由港嗎?


二○一五年一月六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