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係大輸家!」
                                             曾偉強

「你同我,香港人全部都係大輸家!」

首富李嘉誠在長和系重組記者會上,直言香港政改如原地踏步,所有香港人都是輸家。但問題是,賭場永遠是莊家的主場,誰是贏家誰是輸家,一直寫在牆上,只是願者上釣而已。

不願當輸家,可以乾脆不進場,如要進場,則必須控制風險。能成功控制風險,不一定會贏,但不至於大輸。長和系重組兼遷冊,到底誰勝誰負?長和系宣布重組當天,長實和黃美國預託證券股價大升一成,市值暴漲七百億,似已給出答案。

長和系這次重組遷冊,不難讓人與怡和、滙豐當年的遷冊相提並論。當年怡和滙豐以行動表達對香港前途的看法。這一回,則是反映李嘉誠對香港前景的一些看法。「外人」不理解中國國情,理解上出現落差無可厚非,但熟識中國國情的李嘉誠,理應不會錯判形勢。

雖然李家否認遷冊,但事實卻不容否定。弔詭的是,去年三月曾強調「任何時候都沒有遷冊念頭」的李嘉誠,在一月九日的記者會上回應遷冊時,卻強調「反口」純粹因為「做生意方便」。那即是說,現時的香港或是未來的香港,已變得或可能變得「不方便」。

李嘉誠的「語言藝術」向來都是有水平的,是真正的藝術,即使「反口」,也反得有理有節,重組可以釋放八百七十億元價值,可能增派股息,也有利於拓展國際市場,亦為接班鋪路。句句言之成理,不過,這些「理由」一直存在,為何今天突然想到要釋放價值、增派股息?

另一方面,雖然李嘉誠強調,重組合併考慮的是稅務及營商便利等因素,但過去四十多年來,不論是中英談判、六四事件,還是主權回歸,李家乘着中國巨龍獲利無數,備受中央禮遇,為何今天突感「不便」,可謂耐人尋味。

與其說是商業決定,不如坦白承認是政治考量。李家淡出香港,無疑是對特府甚至中央投下的不信任票。值得注意的是,長和系重組如斯大事,特府甚至中央事前似無所聞,一概不知。和黃董事總經理霍建寧便坦言,重組一事,事前沒有與中聯辦「打招呼」。上海澎湃新聞更以「李嘉誠逃離香港?……」為題報道事件。

更加耐人尋味的是,李嘉誠在記者會上,被《華爾街日報》記者問到佔領運動對香港經濟影響時。他毫不忌諱地直言「雨傘運動、學生運動,對……我哋或者地區關係,損失好少,係講良心說話。絕對唔會因為呢個運動,影響我哋原定方針,在香港、內地、外國嘅發展」。對於政改,李嘉誠認為「原地踏步,對香港損害無可估計,如果唔行前一步,香港人變成全部都係大輸家。」

當特府明言沒有信心令政改方案通過的敏感時刻,一向對未來有超人洞察力 的李嘉誠,預言全港市民都是輸家,這意味着甚麼呢?


二○一五年一月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