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台的真正身分是甚麼,恐怕真的不好說。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個由特府委聘,中央默許的廣播處長,縱使美其名為總編輯,即便不是特府的「看門狗」,亦不會是真正的「watchdog」。

在下不喜歡「看門狗」這一譯法。「看門狗」,也就是看守門戶的看家狗。比喻惡人的爪牙或奴才。瞿秋白《〈向光明〉詩附語》有「要做羊子,不要做狼,也不要做看家狗。」的話。巴金《〈往事與回想〉譯後記》也有:「他們放在上海的那條無惡不作的看家狗,一直瞪着兩眼向我狂吠。」之句。

只是大眾習以為常,積非成是。將「watchdog」直譯為「看門狗」。這實在有點「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雖然,「watchdog」的確有「看門狗」的意思,指的是四條腿,背向天的家犬。但另一個意思,是「a watchful guardian」,這就是西方指的第四權。大概可以譯為「監督者」或「監察人」,其所監察的就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社會。

俗語有云:「送走衰神卻又迎來瘟神」。香港電台送走了空降的鄧忍光前處長,卻又迎來了因誤報江澤民死訊而引咎辭職的梁家榮。到底是福還是禍,現在雖不好說,但亦難以樂觀。畢竟,四十年的傳媒歷練,靠的不是腰骨。

事實是,今天香港的傳媒,高層與前線彷如置身兩個戰場,從來不是同一陣線。真正的總編輯,其實已不是在處理編務工作,而是以管理作為包裝的政治工作。梁家榮的履歷表無疑分量十足,但處長一職,又豈是「做新聞」而已。

梁家榮首日履新會見傳媒時說,首要工作是接手亞視牌照屆滿後的模擬頻譜,以及籌建新大樓。換句話說,就是要爭取資源,這不是政務官的強項嗎?那麼,何不讓鄧忍光再坐一會?

被問到「政治任務」時,梁家榮說不明白甚麼「政治任務」。對於縱橫新聞界四十年的梁家榮來說,又哪有「不明白」之理。但迴避問題,也是一種表態。至於「壓力」,更輕描淡寫地說「煮到埋嚟就食」,此語既不否定「壓力」的存在,亦不透露如何應對,有點耐人尋味。雖有「到時至算」的味道,但亦予人看風向而行的感覺。

廣播處長一職爭議不絕,有歷史原因,也有政治背景。港英時代,港台一直都是政府喉舌,但卻無人質疑。畢竟,港台是政府機構,也是公器,不可能獨立於政府之外。因此,政府曾經研究將港台私有化,但一直沒有進展,不了了之。

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張雲正在新聞稿中表示:「梁家榮具備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卓越的管理才能,加上他在傳媒界的豐富經驗,我深信他定能帶領香港電台面對未來的挑戰,並繼續為市民提供優質服務。」

不過,擁有「豐富的專業知識和卓越的管理才能」,以及及「傳媒界的豐富經驗」的大不乏人,為何選了一個只「比周融好些」的呢?箇中原因,恐怕不足為外人道。


二○一五年八月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
梁家榮當看門狗?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