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馮」食白鴿
是溝通也好,統戰也罷,對話總比對抗好。而對話由中共採取主動,更繞過特府,直接出擊。由此觀之,一直好鬥的梁特,恐怕真的難成「大器」。後政改時代,也許已變成後「CY」時代。

聞說宴請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的民主黨,曾提出同時邀請梁特或特府代表出席,但「京官說不必」,只說見面之前,會通知特府。特府八月二十七日深夜匆匆發稿,表示「特區政府事前知悉」。不知是否曲線印證這一傳聞呢?

「老馮」與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等高層,在事前保密的情況下,八月二十六日共晉午餐,翌日傍晚民主黨見記者解畫。外界反應不一,不過,談話內容並不重要,要在展示雙方態度,指出一種態勢。

毛澤東說過,「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敵人縮小到最少……對我們來說,朋友越多越好,敵人越少越好。」中共一向擅於統戰,孤立敵人。如今中共要對付香港的激進力量,自然要與傳統泛民團結起來,將敵人縮到最少。要團結傳統泛民,自然想到「白鴿黨」。

無疑,民主黨是昨日的第一大黨,但心態卻仍未調整過來。「老馮」客客氣氣,開口閉口「學姐」前「學姐」後,展示出敬而重之,重而視之的態度,民主黨又豈會不飄飄然?更重要的,是昭告港人,能夠向北京直接表達港人意見,甚至直斥其非的,只有民主黨。

這次會面,並非雙方初次相見。時任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的馮巍,於二零一零年曾處理政改事宜,當時民主黨走進中聯辦談政改,「老馮」亦有參與。而由於「老馮」曾就讀於英國倫敦大學經濟政治學院,因此自稱是劉慧卿的「學弟」。

中共與民主黨直接對話,說明中共不需要,甚至不再信任甚麼「超級聯繫人」,在這件事情上,梁特只有被知會的份兒。至於是否意味着中共再次調整對港政策,仍不好說,但這樣的「正常安排」,卻說明了中共直接處理港事的態勢。

值得一提的是,馮巍歷任解放軍軍事法院法官、駐港部隊法律處長兼新聞發言人、中央軍委法制局正師職法律草擬員等職,官至大校。這一特殊背景,不知又說明甚麼呢?

正是無巧不成話,梁特八月二十八日突然夜宴民建聯,動機耐人尋味。似有意借民建聯之口,表達梁特仍然主導港事之意。不過,翌日媒體報道卻不太一致。

《大公報》八月二十九日的報道,引述民建聯主席李慧琼表示:「梁振英有認真留心民建聯一眾成員的發言,認為會面有意義。」對於馮巍與民主黨的會面,「她表示,歡迎中央與任何黨派及香港社會各界溝通,期望民主黨迴歸理性,與激進派切割。」

李慧琼同時表示「民建聯沒有收到馮巍的邀約,並認為馮巍與民主黨會面不存在繞過特區政府這一說法。」這句話由李慧琼來說,雖有點越俎代庖的味道,但亦有此地無銀之意。

《文匯報》的報道則表示:「據了解,晚宴花了不少時間討論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日前與民主黨會面一事,據悉梁振英表示『樂見其成』,強調特區政府長期希望促進香港各政團與中央加強溝通。」

報道並指出:「有民建聯中人更笑言,黨主席李慧琼今年曾兩度訪京,分別獲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會見,其間她提出希望中央與香港各界加強溝通,想不到民建聯上月訪京後,馮巍便來港與民主黨會面,今次民建聯可謂『成功爭取』。」

梁特是否真的「樂見其成」,不得而知。但這場突如其來的夜宴,民建聯似乎拒當梁特的「傳聲筒」,而外界的焦點,仍然是民建聯,尤其是李慧琼,則肯定並非梁特原先設想的劇情。


二○一五年八月三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
「老馮」食白鴿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