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保可以休矣
高官跌傷,梁特立刻到醫院看望。四死十四傷的嚴重車禍,梁特卻置若罔聞。親疏有別,莫此為甚。如此地方首長,特區政府,到底有多親民,不言而喻。

說實在的,在下不贊同全民退休保障,但絕對認同老有所養,老有所為。假如視退休保障為福利,門檻便只有一個,就是香港居民身分。也就是說,退保必定是全民的。問題是,錢從何來?因此,退休保障的焦點,不是全民與否,亦非資產審查,而是融資安排。

諷刺的是,一直強調創新的梁特和現屆政府,在退保這議題上,卻以二、三十年前的思維處理。因福利開支而崩潰的西方政府是很好的教材,叫後來者不要重蹈覆轍,但不等於退休保障可以放進博物館。大陸也天天講金融創新,緊跟中共步伐的梁特,又為何偏偏跟不上呢?現在關於退休保障的假諮詢,只說明一個事實:這個政府壓根兒無心面對退休保障這一議題。

《孟子‧梁惠王上》記載,有一次孟子見梁惠王,說了這一段話:「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養,頒白者不負戴於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飢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這段話,旨在說明執政者必須重視社會保障,讓百姓安居樂業。簡言之,就是要做到老有所養,幼有所教,不愁溫飽。此之謂「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

好戰的梁惠王,尚容得下孟子的逆耳忠言,但好鬥的梁特,卻聽不進半點異見。掌權以來,不斷挑起爭端,一直與民為敵。這個冬至公布的退保諮詢,更是赤裸裸地當全港市民是傻瓜。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十月十三日以署理行政長官身分,出席行政會議前向傳媒說,「大家都知道,『貧窮線』的制訂,我們只計算收入,不計算資產。所以,長者隨着退休而沒有了收入,很容易跌入『貧窮線』之下……所以在未來怎樣制訂政策去處理貧窮長者方面,這些認知是需要的。」

當時林鄭月娥已表明,「特區政府對於全民性的退休保障有相當大的保留。」即便如此,她仍表示,「會將不同的立場、不同的方案擺在這個諮詢文件裏面。」但結果呢?只有兩個如三呎童子的「方案」,一個特府表明不支持,另一個則近乎侮辱。試問一名正常工作了二、三十年的市民,即使不計算強積金,亦不大可能只有八萬元不到的「資產」。

退休保障與扶貧掛鈎,是根本上的錯誤。假如視退保為扶貧,為何不是按照官方的貧窮線而找出「有經濟需要」者,而是另設龍門。事實是,根據特府那個不知所謂,旨在製造貧窮的貧窮線,李超人也活在貧窮線之下。

這在在說明自回歸以還,這個特區政府,對於經濟民生,只有短視,全無遠見,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政府行為愈見乖張,干擾市場日益明顯。而對於民意,亦真的視之如浮雲。政策自相矛盾,但卻沒有勇氣糾正錯誤,甚至不肯認錯。強積金怨聲載道,貧窮線自欺欺人。而退保諮詢,更是百分百的騙局。

身兼扶貧委員會主席的林鄭月娥十二月二十二日明言,對於「不論貧富」這原則有保留。而「有經濟需要」的模擬方案,則是建基於目前的社會保障制度。既然政府無意推行退休保障,不如坦白承認,徹實檢討改善綜援來得實際。事實是,現時的綜援制度千瘡百孔,濫用嚴重。「有經濟需要」真的有需要重新界定。


曾偉強
二○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
退保可以休矣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