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台灣大選
到底是塵埃落定,還是驚魂未定,真的不好說。台灣大選結果雖是預期之內,但卻又不無始料不及之處。問題是,華人社會真的可以植入西式民主嗎?

大選前一刻,爆出周子瑜事件,威力不下阿扁的神奇子彈。雖然,蔡英文當選無懸念,唯一的一絲懸念是能否取得立委過半議席,實現全面執政。很明顯,周子瑜事件是壓倒國民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國民黨最後的防線是守住立法院三分之一的議席,但最終只能取得三十五席,不到三成一。而民進黨則贏得六十八席的過半數議席。周子瑜事件發揮了關鍵作用,不言而喻。這又一次說明,台灣的選舉,仍然離不開「奧步」。

教人始料不及的,還有兩件事。首先是馬英九提出,希望任命一位獲得多數立委支持的人出任閣揆。另一令人意外的是,民進黨有人倡議將總統府遷往台南。

馬英九電賀蔡英文當選時提出,為了選後政局穩定,避免政務停頓、政府空轉,希望任命一位獲得多數立委支持的人出任閣揆,讓政府順利運作,政務持續推動。這是甚麼邏輯?簡直教人竊笑。可不要忘記,馬英九不僅當了八年總統,還見證國民黨兩次移交政權。

由「一一六」到「五二零」,台灣的法定總統是馬英九,合法政府是馬英九治下的行政院,而執政黨是國民黨。任何一個看守政府,也應致力維持政府運作,推動政務。甚至是竭力保障黨的利益。不可能讓政府空轉,亦不可能有政府因為敗選而出現空轉。由此觀之,選民對馬英九感到憤怒,不難理解。

與二千年不同,民進黨這次入主總統府,有了充分的準備,甚至內閣人選亦可能早有定案。然而,甫勝選,便有民進黨重量級人物誑言將總統府遷到台南,將立法院遷往台中。這亦不禁教人摘筆長嘆,這樣急於裂地封侯,眼光如豆的跳樑小丑,將要統治台灣最少四年。

如此種種情狀,說明了一件令人愀心的事實,台灣的民主只剩下投票。執政者沒有兩黨輪替,政權交接的心理預期,得勢者也沒有尊重制度和政治基建的精神,只有我若為王的心態。這在在說明,台灣雖然植入了西方的選舉制度,但卻沒有學會西方的民主精神。

台灣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李復甸便指出,民主不該只剩投票選舉,還要有足夠的意見溝通,否則選出了地方勢力霸主與政治分贓的豬肉桶議員,對人民有何好處?

民主精神不在於選舉,而在於溝通意見形成共識。要落實民主政治,必須充分溝通意見,保障意見表達自由。正如毛澤東所言,「民主就是要傾聽群眾的聲音,要讓人講話。」選舉的前提是經由公開政策辯論,讓人民充分瞭解候選人的見識能力,最後決定將票投給誰。

反觀這次總統選舉,國民黨大伽們各有盤算,早已棄權。而蔡英文亦一直採取模糊戰術,以確保領先優勢。即便是電視辯論,也以攻擊抹黑為主軸,各說各話,就是不談政事。至於立委選舉,則與政見政綱壓根兒沾不上邊。到了投票日臨近,便公式化地集會遊行,虛張聲勢,自我感覺良好。

我們不期望「哲王」的出現,以選票選出代理人管理國家,至少可體現主權在民的精神,但前提是全民與各黨派均認同與尊重民主精神。假如把選舉與投票當作民主的全部,這樣的民主,縱非悲劇,亦只不過是一場鬧劇。

值得一提的是,因應周子瑜事件,國民黨在這次選舉慘敗之後,改革聲音湧現,包括去掉中國國民黨的「中國」二字。但宣布競逐黨主席的洪秀柱表示,「中國國民黨在中國的歷史背景,中國這兩個字要怎麼去掉。」說的全對,雖然「中國」二字太沉重,但畢竟國民黨不是敗於「中國」,而是一批又一批「堅離地」,只搞密室政治的大伽。


曾偉強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前一篇] [短評目錄]
挑燈集
反思台灣大選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