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美麗」風暴
                                             曾偉強

生活磨人,而生命本身郤最是難纏,放下本來是那麼輕易,但偏偏就是放不下,當一個生命不再屬於一個人的時候。

八月三十一日晚上七時(英國時間),英國第四頻道(Channel 4)的頭條 新聞,是 Diane Pretty司法覆核的申請成功,將可正式在法庭上挑戰檢察長 David Calvert-Smith 拒絕承諾不起訴她的丈夫的決定。正式聆訊將在本月內展開,不過,Pretty雖取得司法覆核權,但聆訊只是迫令檢察長表態,起訴還是不起訴她的丈夫Brian Pretty

值得注意的是,第四頻道的報道,訪問了一位女性自民黨國會議員,該名議員表示,將在國會復會後,第一時間就Pretty的個案提出動議。事實上,Pretty的個案已引起廣泛關注,其結果也將帶來深遠的影響。正如英國《衛報》(Guardian)在八月二十二日指出,Pretty作出申訴的地方,可能不是法庭,而是國會。

英國凱恩斯公開大學(The Open University, Milton Keynes)法律系Gary Slapper 博士九月四日在《獨立報》(The Independent)提出,現行關於自殺的法例有必要盡快檢討。他指出,有尊嚴地生和有尊嚴地死是同樣重要的人權,雖然自殺已非刑事化,但社會上仍普遍不認同自殺行為,甚至視為不道德的行為。

英國法律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協助他人自殺,但英國司法界對協助自殺行為則較為包容。今年六月七日,英國West Sussex法院判五十二歲的 James Lawson兩年徒刑,但緩刑兩年。Lawson承認協助他二十二歲患有嚴重精神病的女兒以過量藥物自殺。而根據九三年Tony Bland的案例,醫生可以終止無效治療,病人也有權拒絕接受治療及要求終止治療。

英國政府雖一再強調「徹底」反對安樂死,但英國國會去年四月則否決一項強制醫護人員貫徹施行任何形式的治療(包括無效治療和飲食)的動議。提出該項議案的保守黨議員Ann Winterton表示,動議是針對Bland的案例而提出的,希望立法杜絕一切可能出現的安樂死行為。

英國一九六一年通過《自殺法》(Suicide Act 1961),把自殺行為非刑事化,但協助或教唆自殺則列作刑事罪行;而在此之前,自殺本身也被視作刑事行為。

Pretty
指《自殺法》禁止協助自殺的條例侵犯了她自殺的權利,因而違反了《人權法》 The Human Rights Act 1998)第三條(任何人均不應受到不人道或劣質的對待)和第八條(維持個人自主自決的權利)。而免費擔任Pretty代表律師的御用大律師Philip Havers進一步指出,司法機關拒絕承諾不起訴協助Pretty 自殺的人,已牴觸了《歐洲人權公約》(The European Convention on Human Rights),並指出,《歐洲人權公約》保障了生存的權利,但沒有賦予政府禁止自殺或被動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的權力。

諷刺的是,「正常人」自殺的權利受《自殺法》的保障,但「非常人」(如殘疾、癱瘓、昏迷或弱智人士)尋求自殺的權利郤備受忽視,這明顯侵害了「非常人」自殺的權利。「非常人」自殺必須由他人協助,因而引起他殺的問題,而這正是這宗訴訟備受關注的焦點:協助自殺者應否獲得豁免起訴?「非常人」進行自殺的權利和意願又如何得到保障和尊重?

目前英國社會和傳媒均較傾向同情和支持Pretty。英國《星期日獨立報》 Independent on Sunday)就Pretty 的個案進行了一項調查,結果在八月二十六日發表,調查結果指出,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受訪者認為人有權選擇死亡。但有受訪者對開出先例表示憂慮,擔心這種權利會被濫用。事實上,反對安樂死人士認為,在任何情況下,均不應製造一些視作「不值得生存」的類別人士。並提出警告,不能開出先例,否則便如長河缺堤。

《星期日蘇格蘭報》(Scotland on Sunday)在八月二十六日則引述Derek Humphry指出,Pretty的個案必將促使英國修訂有關安樂死的法例,並表示英國在這方面很落後,主要原因是英國宗教團體的影響力很大。但《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在八月二十五日則指出,宗教團體只不過是盲目相信上帝操控生命的權 力,而不相信有人會主動尋死而已。

Humphry
今天(九月八日)將應蘇格蘭的「終極之友」 Friends at the End)的邀請,就安樂死問題發表演講。現年七十一歲、定居美國俄勒岡州的 Humphry,二十六年前協助他第一任妻子Jean自殺。Humphry表示,對Jean的死仍 感難過,但認為她的確非常勇敢。

美國俄勒岡州九四年通過《尊嚴死法》,但經過四年冗長的上訴程序,在98年始正式執行,容許醫生協助病人自殺;而由九八年至二○○○年年底,只有約七十名病人引用該法例,在醫生協助下自殺,而且看不到有濫用的情況。

四十二歲的 Diane Pretty 九九年證實患上運動神經元病 Motor Neurone Disease),這是一種漸進、退化的疾病。她現已全身癱瘓,只有腦袋仍能正常活動,現在只靠輪椅上的電子儀器與人作簡單的溝通。她希望得到解脫,在家中、在自己選擇的時刻和在至親的陪伴下有尊嚴地離開,並希望由她的丈夫協助她死亡,而這已是她現在的唯一願望。

在英國,約有五千名運動神經元病者,此病無藥可救,只有用藥拖延長其惡化的速度;而每十名患者中,便有二人在五年內死亡,只有一人能生存超過十年。由於患者的脊椎運動神經及腦部神經細胞受到破壞,令患者的肌肉逐漸變弱及萎縮,最終完全癱瘓。

法律永遠是滯後反應,永遠走在社會趨勢後頭。如風,感到的時候已飄走了,再也不是那一陣風,而當風暴伊始,期盼著的是之後的甯靜,但風暴過後,真的會一切如舊嗎?


刊於二○○一年九月八日《信報》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