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活得更圓滿
                                             曾偉強

一百三十四…一百四十六、一百四十七…,像數綿羊但不是,而是向瑞士的DIGNITAS組織尋求協助自殺的人數,其中大部分是德國人;但英國《太陽報》披露,目前約有五十名英國人正準備他們的瑞士「尋死之旅」。

強調「尊嚴地生、尊嚴地死」的DIGNITAS,在截至二○○二年年底,已共協助一百三十四人自殺,會員約一千六百五十人,其中一千零八十一人是境外會員,也即來自世界各地。雖然DIGNITAS只向會員提供協助自殺服務,但在一九九八年創立DIGNITASLudwig Minelli表示,基於人道立場,他會為任何向他求助的人提供協助;但他認為,那些求助者其實應可在自己的國家獲得同樣的協助。

二○○三年一月八日,來自德國漢堡,八十一歲的柏金遜症病者Ernst-Karl Aschmoneit,成為第一百四十六位由DIGNITAS協助自殺的人。而在一月二十日,七十四歲全身癱瘓的運動神經元病 Motor Neurone Disease)病者Reginald Crew,便成為第一百四十七位由DIGNITAS協助自殺的人,也是第二位被傳媒披露的英國人。

二○○二年十月二十三日,一名七十七歲,沒有披露姓名的英國喉癌病者,在子女陪同下前往瑞士,在DIGNITAS的協助下自殺。目前已知約有十名英國人是DIGNITAS的會員,但英國《太陽報》在一月二十二日的報道披露,現有約五十名英國人正準備他們的瑞士「尋死之旅」。而瑞士政府也已開始關注這種「尋死之旅」,並有意立例禁止前往瑞士的「尋死旅客」。

英國一九六一年通過《自殺法》(Suicide Act 1961),把自殺行為非刑事化,但協助或教唆自殺則列作刑事罪行,最高可判囚十四年。由於《自殺法》的條文仍有不清晰之處,因此,陪同Crew前往瑞士的七十一歲妻子Winifred Crew,有可能被英國當局控以協助自殺罪名;而去年十月陪同該名七十七歲喉癌病者前往瑞士的一子一女,也同樣可能被起訴。

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Havers指出,政府壓根兒無法阻止英國人進行這種「尋死之旅」,但法律郤未有界定一起乘行的親友,會否被視作協助自殺者。Havers去年曾免費擔任運動神經元病女病者Diane Pretty的代表律師。Pretty希望由她丈夫協助自殺,因而提起訴訟,以《人權法》挑戰《自殺法》,要求英國當局承諾不起訴她丈夫協助自殺。在英國,估計約有五千名運動神經元病者,此病無藥可治,只可以藥物拖延其惡化的速度。

英國眾議院議員James Plaskitt 則質詢當局何時才公布將基於什麼理由,和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引用《自殺法》控告有關人士協助自殺。英國自願安樂死協會(Voluntary Euthanasia Society)負責人 Deborah Annetts指出,愈來愈多人向該會詢問若陪同親友前往境外進行自殺,到底會否被視作協助自殺。

這問題在社會上已引起很大的迴響和公眾極大的關注,因為這些末期病者前往外地,在完全陌生的環境下自殺,根本毫無保障。Annetts指出,英國百分之五十五的醫生認為,英國應修改法例,容許末期而承受着無法解除痛苦煎熬的病人,可以在英國境內、在受到妥善監管的情況下,在醫生協助下結束生命。

Crew
Aschmoneit和之前的一百四十五位接受DIGNITAS協助自殺的人一樣,是服用巴比妥酸鹽(barbiturate)自殺的。在他們服藥後,經DIGNITAS的工作人員檢驗證明他們已經「死」去,便會知會警方,由法醫官證實死亡和發出死亡證後,屍體便會隨即火化。據稱,這種藥可以在一小時內令人陷入大昏迷而在無知覺、無痛苦的狀態下死去。巴比妥酸鹽在絶大部分地區和國家均被列作受管制藥物,醫療界也已避免甚至不再為病人處方。

不過,《Dark Cures》的作者 Paul deParrie郤指出,巴比妥酸鹽其實只會造成長達四十八小時的「假死」狀態,而不會真的致死,所以服此藥企圖自殺的人,是被「誤」作死亡而已。換句話說,服用巴比妥酸鹽自殺的人,其真正死因便不是服藥致死。

老者、病者尋死的現象,已不是個別人士或國家的問題,而激進的自殺行為,便往往是這群焦慮而無助的人士可能採取的終極手段。可惜的是,這種激進的自殺行為一再發生。二○○三年一月二十二日,香港一名六十四歲、患有癌病的老翁,早上向家人表示出外散步,但最終被人發現其浮屍海面。據報道,自殺老翁早前曾向家人表示有意結束生命,只是得不到適當的處理和照料,最終發生不幸。

吊詭的是,三天後(一月二十五日),香港沙田馬場發生一宗罕見的悲劇,從未赢過頭馬的「四月野兔」衝過終點取勝後,左腳突然折斷,經獸醫檢查證實無法復原後,為免其一直受痛楚煎熬,隨即便將之人道毀滅。人道毀滅正正是「主動安樂死行為」,而且是非自願的。

生、老、病、死是最自然不過的,也不是人類的專利;世上最公平又最平等的,也許就只這些。但人類社會仍避談死亡,視為禁忌,更遑論死亡的素質和尊嚴;而人類行為也一再扭曲了自然。「安樂死」不是某一或某些特定的行為,而是生命的終極目的,是如何維護和保有生命行將結束時的尊嚴和應有的素質,如何讓生命得以圓滿地結束。


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