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濫用安樂死
                                             曾偉強

一生中愛一個人,也許已太多、太重;而真心愛一個人也可以是錯、是罪。但重要的是,問心無愧,雙眼可以正視任何人,任何事。心中有光,那怕人家的白眼,那管它是讚賞還是批判,是認同還是唾棄。

上周三(十月十七日)多份本地報章報道一名老翁疑不堪老妻中風致半身不遂長期受苦,在醫院病房內涉嫌施行安樂死。有關報章在大字標題、大造文章之餘,有否先弄清楚何謂「安樂死」(Euthanasia )?又是否有顧及當事人的感受?事實上,當天多份報章的報道,實有誤導,甚至濫用安樂死一詞之嫌。

結婚逾四十年的任氏夫妻,丈夫七十三歲的,妻子姓吳,八十二歲。兩個多月前,任妻不幸中風導致半身不遂。任老上周二在醫院用枕頭蓋在不能動彈的妻子的面上,被護士發現制止。任老的行為,雖屬違法,但其情可憫,其行可憐。但這行為不可也不應稱為安樂死。

Euthanasia ,源於希臘文,原意是「快樂的死亡」或「尊嚴的死亡」;而中文「安樂死」一詞,見於彌勒菩薩說,玄奘法師譯《瑜伽師地論卷一》。卷曰:「云何死?謂由壽量極故,而便致死。此復三種,謂壽盡故、福盡故、不避不平等故 又善心死時,安樂而死,將欲終時,無極苦受逼迫於身…」。安樂死,即適時死、善心而死。

不過,社會上對「安樂死」一向有不同意見,也有不少誤解,而誤會都是源於不理解。安樂死可以從狹義和廣義兩個層面來理解。廣義的安樂死是指達致有意識地、安詳地、尊嚴地死亡;簡單地說,也即中國人所說的「好死」。這本來就是一種理念,理想,而非行為。

狹義的安樂死,也是現在社會上一般理解的安樂死,是指「主動自願安樂死」,即以行動(通常是指透過藥物)讓無望康復的自願的「瀕死者」結束生命,免受不必要的折騰。目前只有荷蘭容許合法進行主動安樂死,但荷蘭只會為荷蘭的居民進行安樂死,而且必須符合若干條件。被動安樂死則是指有意識地終止維生設施,或藥物,以期讓病者自然地(因病)去世。

社會上對安樂死問題仍多爭論,本港在九六年經過諮詢後,最終亦以缺乏社會共識為由而終止有關的立法程序。其實,社會上不斷有聲音,也有實質需要加強及推廣生死教育,培養群眾對老、病、死的正確認識和態度,對瀕死病人提供更佳的善終服務等。然而,人總是「貪生怕死」,死亡始終是忌諱;而基於資源缺乏,欠缺政府的資助和認同,至今能接受善終服務的末期病者仍不足一成。

誠然,每個人對痛苦的忍受程度和理解均不同,但中風(腦部爆血管)並非絕症,雖然病情會影響病者的日常生活,但大部分病人均有一定程度的康復,可以透過不同的護理程序,改善活動能力,實不應太過悲觀。

而對人生的態度,自然也是各不相同。有一位中年男子,他患有小兒麻痺症,行動極不「方便」,單身,沒有家人,且失業三年,二年前癌病復發,現已「康復」,不過,其小兒麻痺的情況則每況愈下;但他仍然樂觀面對這一切,每天堅持到泳池游泳。

不禁問,生存到底所為何事,而生命,到底在乎什麼?

也許,失去自主的能力,活動的自由,比死亡更加痛苦、難受。但到底是誰不敢面對,是誰在逃避,是誰在迫逼著誰?說實在的,人每天不都是在走向死亡嗎?假如要依靠藥物、儀器來維持點滴的生命,人工地存在著,我願回歸自然,隨緣自在。緣了,就是完了,就在生命長河中自然地飄、流、到盡頭。


二○○一年十月二十七日《信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