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這屋的主人
                                  看《不速之嚇》有感
                                             曾偉強

到底誰是不速之客,是誰在打擾著誰,原來都是過客,郤不知身在何處。又是誰在依依,捨不得離去,到底是誰該離去,而又是誰在等待著、期盼著甚麼。活著也許不如意,但死了又何嘗得展歡顏?心中總有些解不開的結,等不到的人,圓不了的夢,說不完的話,斬不斷的恨和愁。

妮歌潔曼是不速之客,還是對抗著不速之客的屋主?守候著那大屋,一直以為是大屋的主人,卻不知本身也不過是過客,一如大屋過去無數的主人般,只是她不知道,不願去面對的事實是,身邊人都如流水,只有心中的人可以長在。

那見證無數生死的大屋,也許看得太多,只有沉默,永遠的保守著那秘密。誰是這屋的主人?原來都是過客,到底是人在屋裡,還是屋在人裡,是誰不願離開,痴痴的守候著無涯的虛空,自以為是屋的主人,永遠的主人。

是否陰陽不再相隔才可重聚?妮歌潔曼等不到戰死的丈夫,孩子醫不好怕光的怪病。但突然間,再與夫重聚,縱使相聚都只是匆匆;而孩子的病也在不知不覺間不藥而癒。而更重要的,是母女間的關係得以重新鑑定。

看不清的是生死之間的迷離,只有滿腹狐疑。吊詭的是,到底誰是真實,誰是虛幻,是誰在恫嚇著誰?女兒一直也看見其他人在屋中,只是妮歌潔曼不相信。而三名「神秘」僕人的出現,更令她開始懷疑屋中鬧鬼,但到底是誰在活見鬼?是誰害怕,是誰心慌,心裡有虧,惶惶然不可終日?是誰受到傷害,迷失方向?

她守著一個故事,一個空間,期盼著誰人的再現,一切可以如舊,不能接受也不能面對無常變化;但那一剎早已變成永恆,永遠的留在那裡,不得寸進。而她那顆停頓的心,卻不住的搏動,在別人的空間,在自己的國度,在逃避。

也許有天,在某一空間重遇,到時你可會再次看我的眼睛?分出真偽?那都是心中的一個遺憾,永遠的遺憾。即使不再存在於這空間,又可會真的得到安甯?


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刊於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溫暖人間》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