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清醒病者撤除維生設施的迷思
                                             曾偉強

英國倫敦高等法院在322日作出裁決,准許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病人 Miss   B 撤除其呼吸器的請求,也即容許她不再以人工的方式,繼續延續生命。 Miss   B 因為血管爆裂導致自頸以下全身癱瘓,但神志清醒。不過,她康復的機會不足1%,而且只能依賴呼吸器等維生設施「存活」下去。

高院法官 Elizabeth   Butler-Sloss 指出,當該些如 Miss   B 般的病者,生存下去比死亡更可怖,是應該讓其安詳而有尊嚴地死去的。這案件也為神志清醒的病者開出撤除醫療設施的先例,也肯定了現代醫療必須以病者的意願為依歸。

法官並同時裁定,由於Miss   B已表達不願繼續依賴呼吸器維生,故連結著她的維生設施屬「侵犯」(trespass)行為, 並判院方須賠償一百英鎊予Miss  B

香港醫務委員會的指引指出,為末期病者撤除維生設施或終止無效治療並非安樂死,而在維護病者利益和尊重病者及其家屬意願的前提下,終止無效治療,在法理上是可以接受和適當的。不過,指引針對的是末期病者,也沒有法律約束力,而且沒有列出在何種情況下、何時及由何人決定終止無效治療,或撤除維生設施。

是次 Miss   B 的裁決,雖則令有關指引日後有先例可援,但問題是,技術上和道德上仍有爭議之處。事實上,縱使最終結果或目的可能相同,但安樂死、自殺、痛症治療或控制,以及終止無效治療或撤除維生設施,是不同的概念,不應也不可混作一談。

安樂死是指由醫師直接為病人注射藥物令病者在無痛狀況下死亡,以作為最終的治療手段,目前只有荷蘭容許安樂死;自殺已非刑事行為,但協助自殺則是刑事罪行,在英國及香港的最高刑罰為監禁十四年,而在澳洲更可以判終身監禁。

322 之前,醫院只可以為長期昏迷或植物人狀態病者撤除維生設施,但現在這案例將引伸至神志清醒並且是非末期病者。

英國自願安樂死協會對裁決表示歡迎,並認記「常識」的一次勝利。但「常識」也告訴我們,在神志清醒的情況下,因缺氧而引致窒息死亡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故此,假若Miss   B要求院方為她撤除呼吸器,讓她結束生命的話,便將涉及技術上和道德上的問題, 如應否先為她進行麻醉,令她不會感到任何痛苦?但若此,則可能涉及助死,甚至「速死」的問題。

事實上, Miss B 原先身處的醫院和她的醫生表明, Miss   B 撤除呼吸器的要求,等於要求醫方把她殺死;故此,雖然法庭已作出裁決,而且她的醫生在庭上作供時也表示同情她,並願意讓她死去,但仍拒絕為她關掉呼吸器。

目前 Miss  B 已轉往另一醫院,將會由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 Doctor  B 為她關掉呼吸器。不過,這又會引起另一問題。一向以來,對於末期、長期昏迷及植物人狀態的病者而言,維生設施被視作阻延其自然死亡的障礙,但學界和法律上的共識,是只有施加這些「障礙」的人士,即有關的醫護人員及機構,才可「合法」地撤除這些設「障礙」。故此, Miss  B 由第三者撤除維生設施, 也將衝擊此一理念,並開出由第三者為病人撤除維生設施的先例。

反對安樂死人士認為,這裁決是一宗悲劇。一直反對安樂死的組織 Alert 指這一裁決,等如在法律上認同任何人均可行使死亡的權利,包括非自殺所引致的死亡。按此邏輯,亦即違反去年另一宗案例所作的裁決。

英國高院去年10月,就Diane   Pretty的案件作出判決時指出,沒有人有權「自尋短見」 procure  their  own  death),也同時指出《人權法》的精神,在於「尊嚴地生」而非「尊嚴地死」。

四十三歲的運動神經元病人Diane  Pretty,自頸以下全身癱瘓,並失去語言能力,但神志清醒,她希望履行她自殺的權利,並希望由她丈夫協助她自殺,因而向英國當局要求豁免她丈夫一旦因協助她自殺而要面對的刑事檢控。去年11月,她的請求被英國上議院拒絕後,繼續向歐洲人權法庭上訴,聆訊已在319日完結,現正等候判決。

Miss  B 的案例,為神志清醒的非末期病者要求撤除維生設施的權利,賦予一定的「法力」,但與此同時,也將面對因而引伸出來的技術、哲學和道德問題。縱使手段不同,背後的理據和邏輯有別,但最終的結果,可能都是一樣。而法庭又是否真的能夠在法律、病者利益和社會道德之間作出平衡?


刊於二○○二年三月廿八日 《信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