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限雖知,追憶無極
                                             曾偉強

地球村愈來愈熱鬧,人郤愈來愈孤寂。透過互聯網、電郵真能建立長久而密切的關係嗎?一直爭取自願安樂死合法化的澳洲醫生 Philip   Nitschke表示,荷蘭衛生部長的一名顧問對他說,海外病人也可透過互聯網,與荷蘭醫生(Huisart)建立長久而密切的關係,藉此符合荷蘭安樂死法例的其中一項要求。

然而,這只是支持安樂死人士及組織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上,荷蘭的安樂死不像鬱金香般供世人欣賞、購買,更不會出口。

荷蘭去年 4月通過安樂死法例後,各界一直關注安樂死會否「蔓延」至世界其他地區。 上月底一名全身癱瘓的英國女病人  B  小姐,獲法院裁定可以應其要求,撤除呼吸器,並同時裁定連結著她的維生設施屬「侵犯」(trespass),判院方賠償一百英鎊,醫院已表示不會上訴。

不過,法庭沒有「旨令」院方為她關掉有關設施,事實上,B 小姐原先身處的醫院和她的醫生表明,B 小姐的要求等於要醫生把她殺死,故此,雖然法庭已作出裁決,但仍拒絕為她關掉呼吸器。因此,B 小姐須轉往另一醫院,由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  B  醫生為她關掉呼吸器。

一向以來,對於末期、長期昏迷及植物人狀態的病者而言,維生設施被視作阻延其自然死亡的障礙,但各界共識是只有施加這些「障礙」的人,即有關的醫護人員及機構,才可「合法」地撤除這些設「障礙」。故此,  B   小姐的案例,不僅為神志清醒及非末期病者開出撤除維生設施的先例,也同時開出由第三者為病人撤除維生設施的先例。

目前社會上、法律及醫療界所指的安樂死,是指「狹義安樂死」,或稱「慈殺 Mercy   Killing)」,即由醫師(在荷蘭則泛指第三者)直接為病人注射藥物,令病者在無痛狀況下死亡,以作為最終的治療手段,目前只有荷蘭容許合法地進行安樂死。

協助自殺是指向他人提供藥物或器具,讓其進行自殺行為;若提供者為醫生,則稱為醫生協助自殺( Physician-assisted  suicide )。

在澳洲昆士蘭,一名七十歲末期腸癌病者Nancy  Crick ,透過互聯網發表她與癌病摶鬥的經歷和感受,並在她孫女舉行婚禮(324日)以後,正式宣告計劃在410日自殺;她更公然挑戰法律,表示不願孤獨地離開,將邀請約二十名親友在旁「陪伴」著她。

根據昆士蘭法律,自殺不犯法,但教唆或協助他人自殺,仍屬刑事行為,最高可判終身監禁;而目擊自殺的人士,也會被視為助死者。

澳洲安樂死之父Marshall  Perron 42 日在澳洲報章《The  Age》發表文章指出,傳媒在報道自殺事件時,往往會憂慮在社會上引發模仿效應,但在提出警告的同時,郤沒有更全面和忠實的報道相關資料和理念。Perron提出的安樂死法案,96年在北澳獲得通過,令澳洲成為當時世上唯一,也是首個容許安樂死的國家。

對於自願安樂死及助死的探討,範圍也漸漸擴大,由絕症瀕死病者,擴至老人、殘障者,以及非絕症病人。

日本天台宗祖傳教大師最澄(意即最澄清的人),便提出要加深「死」的觀念,由此考慮人生。他認為,活著的日子就如風前燈火,只要一息尚存,就必須努力。五十出頭已念到殘年無幾的最澄,五十七歲便圓寂,「晚年」也不禁吐露孤獨的悲哀。他在給弟子泰範的信中如此說:「憶前乍別…老前含悲,盡夜憂慮。緣限雖知,追憶無極……莫獨證……莫棄老僧……。」


刊於二○○二年四月六日《信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