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公平還是要平等?
                                             曾偉強

法律面前沒有人平等,只有天地不仁,才以萬物為芻狗,人世間永遠不平等。別人可以的、擁有的,我就是不可以。法律的「發明」,是企圖改變人類社會的不平等現象,但再被扭曲的扭曲影像仍是扭曲的。

某天看到一位印巴藉男子駕駛電單車,但沒有依法載上頭盔,因為他的「頭巾帽(Turban)」比頭盔更大。英國的《The Motor Cycle Crash HelmetReligious ExemptionsAct 1976》,容許錫克教徒(男性)駕駛電單車時,不用載頭盔。但加拿大八五年郤有一宗案例(Bhinder vs Canadian National Railway),錫克教徒Bhinder,因為拒絕在工作時載上安全頭盔而被解僱,他因此控告其僱主,但最終上訴失敗。(按:男性錫克教徒必須留鬍鬚、配刀或銅手鐲和載上用長布捲成的頭巾帽)

平等(Equality)絕不等同公平(Fairness),二者甚至是互相抵觸的。每人都有其獨特的歷史、背景、特質和需要,特別的人有特別的需要,因此,每一個人都是獨有而寶貴的。法律條文也是「針對性」的,人類畢竟都是慣於因地制宜。

本年三月底,英國法院裁定一名自頸以下全身癱瘓的女病人B小姐,可以撤除維生設施,她因而得以安詳辭世。基於這案例,英國醫學總會(General  Medical  Council)正草議終止治療及撤除維生設施的正式指引,並可望於本月(二○○二年五月)內公布。

B小姐的案例,一度為另一名同樣自頸以下全身癱瘓的運動神經元病者Diane Pretty帶來希望。Pretty要求英國政府豁免她丈夫協助自殺的刑事責任,並讓他協助她自殺。案件上訴至歐洲人權法庭。她夫婦二人在今年三月中,便因此而首次踏足英國以外的土地,進行「求死之旅」的最後一程。

歐洲人權法庭在四月二十九日確認英國國會的裁決,拒絕Pretty的要求,重申她的人權沒有受到侵犯,並指出《人權法》只保障「生存權」,不包括「死亡權」。不過,這是基於「死」是「生」的對立面而言,但事實上,死與生並非對立,而是並存,不可分割。每個人都在「死亡」,死亡的過程就存在於各個「實存」個體之內,存在於生活當中。

Pretty夫婦及他們的支持者正計劃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訴。然而,病情迅速惡化的Pretty,終於在本月十一日下午(英國時間)逝世,死時有她丈夫在旁。

法庭始終未曾解答或一直在迴避的問題是,既然自殺的權利已獲得法律上的肯定(英國一九六一年通過《自殺法》把自殺非刑事化),這權利又應如何得到完全的保障?生命實非存活於世那麼簡單,人權亦不是「賜予」,而是與生俱來,是生命的一部分。吊詭的是,自殺的權利有法例保障,但某些特殊人士履行自殺的權利卻被否定,其中的矛盾和衝突不言而喻。

在九三年,當時五十歲的Ramon Sampedro展開訴訟,要求西班牙政府准許他由別人協助自殺。Sampedro二十六歲時,因意外導致自頸以下全身癱瘓,飲食也要別人餵,但神智完全清醒,亦沒有其他併發症或病變。他在九六年出版名為《Letters From Hell》一書,「說」出他的經歷和感受。他同樣上訴至歐洲人權法庭,但仍不能如願,最後在九八年一月,由未能證實身份的人士協助下服毒自殺。當時西班牙警方隨即逮捕他二十二歲的女友,並控以協助自殺罪名;但之後的一星期,Sampedro居住的小鎮,幾乎所有居民(約三千人)陸續「自首」承認協助Sampedro自殺。事件轟動一時,至今仍餘波未了。

B 小姐、PrettySampedro是命運迴異,還是殊途同歸?他們目的一致,都提出同一要求:不願以失去生命應有素質和尊嚴的形式繼續「存在」下去。冠冕堂煌的理據、慎密的邏輯,到底是黃帝的新衣,還是夏娃的無花果樹葉(遮羞布)?不住的發問,發現更多的問題,而無盡的問題,卻帶來無限的無奈和唏噓。

公平也許只是烏托邦,而即使在共產主義社會,平等亦只是天方夜譚。宗教的教條是否只適用於教徒?載上頭巾帽不等於就是錫克教。為何別人可以,我不可以?因為你太特殊,與別不同!

後記:

比利時繼荷蘭之後,成為第二個容許安樂死的國家。比利時下議院(the chamber of deputies)在本周四(五月十六日),以八十六對五十一票(十票棄權),通過《安樂死法案》。該法案去年十月二十五日已獲比利時上議院(the senate)通過。

該法案把安樂死界定為:由第三者在當事人的要求下,以積極的手段結束該名人士的生命。

比利時容許病者在藥石罔效,和持續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痛苦時,要求進行安樂死。該些病者必須神志清醒,主動並多次提出要求,並在提出要求至執行中間相隔至少一個月。如果病者並非末期病人,便必須徵詢另一位醫生的意見。昏迷或不能表達意願的病者,則可以由代言人提出要求。

比利時的安樂死法例與荷蘭安樂死法不同之處,是要求安樂死的病者必須年滿十八歲的人士,荷蘭則容許十二至十六歲的兒童進行安樂死。

此外,BBC One在五月十二日英國時間晚上,播放名為《 Please Help Me Die》的紀錄片,回顧和總結Pretty 的「求死之旅」。


刊於二○○二年五月十八日《信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