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倡北京試行安樂死
                                             曾偉強

在剛閉幕的中國十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忠誠向大會提交了在北京率先試行「安樂死」,並建立相關法規的建議。王忠誠認為,雖然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但不願看到生命瀕臨死亡的絕望,特別是那些因病痛度日如年的病人。

在病人強烈要求「盡快離去」的同時,病人家屬囿於感情、責任,以及礙於社會輿論等原因,無法接受「安樂死」的概念,仍得寄望現代醫學可以制製造奇迹。

雖然科技愈來愈先進,人的壽命也愈來愈長,但延續生命,不能保證生命的素質可以同時得以保存,更遑論得以提升;相反,人工地延長存活期,換來的只是苦痛,平白消耗生命的餘日,讓生命的尊嚴一點一滴地溜走,直至消耗殆盡。

例如肺癌患者,肺逐漸被癌細胞蠶食,失去原本的功能,令呼吸困難,處於缺氧狀態,呼吸困難的狀況壓根兒無法緩解,這種病人常常被活活憋死。生不如死,沒有疼痛,卻遭受極大痛苦,對於這類病人,要有尊嚴地死去是很難的。因為沒有法例可依,那些病人要安樂死,醫生卻沒辦法成全。

中國學者對「安樂死」的定義是:「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垂危狀態下,由於精神和軀體的極端痛苦,在病人和其親友的要求下,經過醫生認可,用人道方法使病人在無痛苦狀態中結束生命過程。」

然而,這定義絕不足夠,也不能滿足立法的要求,沒有界定何謂人道方法,也沒有界定以什麼手段達致「安樂死」的目的。「安樂死」雖不應視作個別特定的行為,但現在最爭論不休的正正是各種致死、速死、聽任其死等各種行為的道德和法律問題。

有「中國臨終關懷之父」之稱的天津醫科大學崔以泰教授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兒科血液病專家胡亞美教授,一直積極爭取安樂死合法化,並表示自己在必要時,也要實施安樂死。

目前中國贊成安樂死的主要是老年人和高知識份子。上海曾以問卷形式向二百位老年人進行了安樂死意願調查,贊成者的佔百分之七十二點五六;在北京的一次同樣的調查中,支持率達百分之七十九點八;而有關部門對北京地區近千人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超過百分之九十一的人贊成安樂死,百分之八十五的人認為應該立法實施安樂死。

雖然上海等地有暗地裡進行安樂死行為的案例,但據現行刑法,安樂死屬故意殺人罪。但有意見認為,安樂死是在病人極度痛苦、不堪忍受的情況下提前結束其生命的醫療行為,而醫療行為是正常行為,因而不應構成殺人罪。

雖然地球村內爭取自願安樂死、協助自殺非刑事化的聲音愈來愈高漲,也已由民間走向議會,但能否實施,不僅要看人們對待死亡、疾病的態度,也必須有先進優質的醫療水平的配合。

在二○○二年三月全國政協九屆五次會議上,政協委員田世宜提交一份提案,呼籲中國對安樂死不應回避。田世宜建議,有關部門應着手研究與安樂死相關的法律和立法,首先允許公民在法律嚴格界定的條件下有權選擇安樂死,然後再在操作上作出具體規定,並同時發展臨終關懷服務,有效地服務和維護人自生至死的全程。

與此同時,除了英國和美國亞利桑那州今年(二○○三年)二月提出協助生命結束法案,紐西蘭國會本月內,也將就國會議員Peter Brown提出的《尊嚴死》(Death with Dignity)法案進行辯論和表決,目前已表態支持和反對的議員數目相若。八年前,紐西蘭國會曾以六十一票對二十九票,否決了由另一位國會議員提出的自願安樂死法案。

目前在紐西蘭,協助自殺是刑事行為,但紐西蘭總理Helen Clark 本月初表態支持該法案。Clark指出,末期病者應有權選擇如何及何時結束生命,但必須嚴格規範,防止被濫用。

紐西蘭作者Lesley Martin二○○二年九月出版了《To Die Like A Dog》一書,詳細描述了她母親死前的經歷和感受,以及她如何協助母親結束生命。她因而被紐西蘭警方拘捕,並控以協助自殺罪名。

Martin
以駕駛飛機來形容人的一生。她認為,由生至死,恍如飛機自起飛至着陸;但不同的是,當我們走近人生的終點時、要着陸時,油箱往往已經空空如也,飛機甚至已失控,機長也已無法掌舵。但為何我們不能「安全着陸」?


二○○三年三月二十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