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莫大於心不死
                                             曾偉強

常言道,哀莫大於心死。中國人以心為重、為要。心識,也是一切意識之源,一切都由心造;心死,也就被視作生命的終結。只要一息尚存,也不輕言死亡,也不輕言放棄。中國人也就以心死來形容那股不歸的、絶望的情感。

但真正的悲哀,其實不是心死,而是心不死。對心愛的人如是,對心中的一些渴求、理想,以致欲望也如是。而人心不死,又是否真的仍有一息尚存的希望、或希冀?既已是不歸的東西,執着,也只是在加深痛、加重那無法癒合的傷。

二○○一年六月,陝西省一名證實已經腦死亡病人的家屬,希望把死者的器官捐給醫院,但院方以腦死亡並非真正死亡為由而拒絕接受。原因是該名「死者」的心臟尚未停止跳動,故此,根據中國的法律,醫院不能宣布其死亡。

中國社會傳統上以心臟停上跳動視作死亡。但心臟停止跳動,只可算是臨床死亡,不是真正而徹底的死。心臟停止跳動,也可以是由於藥物中毒等因素造成的生物學上的死亡,若能施以適切的搶救,可以令病人「復生」。美國便有機構研究過千多宗心臟死亡的個案,發現有兩宗的病人能夠活過來,原因是他們都是安眠藥中毒致「死」的。

然而,一般來說,無論是腦死亡、臨床死亡還是生物死六,人都是死了。若心跳停頓了一天以上,人體細胞也會大部分甚至全部死亡。而腦死亡,就是沒有腦電波活動、沒有自主呼吸、沒有反射,完全沒有回天之可能了。但腦死之後,心臟還是會搏動一段時間的。

目前中國法律對「死亡」的定義,是指心死,即心臟停止跳動為之死。但當人的心臟停止跳動時,器官便會迅速腐壞。至於腦死亡,是指以腦幹或腦幹以上中樞神經系統永久喪失功能。判斷腦死亡,須符合六項條件,分別為:嚴重昏迷、瞳孔放大、瞳孔固定、腦幹沒有反應能力、腦電波無起伏、呼吸停頓。而且這六項條件,須維持六個小時。

目前聯合國一百八十九個成員國中,有超過八十個採用腦死亡的標準。醫學界也傾向把死亡定義為腦死亡或腦幹死亡。不少地區也有立法明確這一標準,例如台灣在一九八七年立法、香港在一九九六年立法。

在中國,曾經有這樣一個病例,病人已昏迷一年多了,不僅沒有一丁點反應,就是大小便也不能自控,但這名病人所用的呼吸機的使用費,郤是每天六百元人民幣;而且至少需要兩名家屬陪着他。這樣日復日、年復年,家屬和醫院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資料顯示,由於缺乏立法保障,沒有執行腦死亡標準,中國每年為「搶救」那些實際上已經腦死亡病人的支出,便高達數百億元人民幣。

中國已開始有人質疑這種衛生資源的消耗,到底是有價值還是無價值。但由於腦死之後,心臟仍在搏動,並會維持一段時間,而在這段短暫的時間內,人體器官仍然「活着」,尚未開始腐敗,也即可以用作移植之用。

因此,除了傳統上向以心臟停止跳動才視作死亡,令中國社會仍難以接受腦死亡這一標準,而在有關法律尚未清晰之時,也會引起其他更重要問題:一旦採納了腦死亡原則,恐怕會令更多人為了得到人體的活器官,而宣布病人死亡。

印度便早於一九九四年訂立了《人體器官移植法》(Transplantation of Human Organs Act, 1994),禁止買賣人體器官。該條法例的目的,是禁絶腦幹死亡病人的器官被用作商業買賣;並指明所有用作移植的器官,必須來自直系親屬或配偶。無奈是,人體器官的買賣,依然沒有停止。

人體器官市場供不應求,例如在德國,需要器官移植的個案每年約四千宗,因此,有經濟能力的病人,便轉而求助於人體器官販子。事實上,也有很多人因得不到器官移植而死。即使是在香港,肝移植往往要等一至兩年,這麼久,病人根本就等不及。

也因此,黑市器官市場便愈趨興旺。受害者,正是發展中國家的窮人和處境窘困的人,他們向醫生和不法商人出賣自己的器官。例如,一個腎臟,黑市價便由數千美元至十萬美元不等;也有香港人以二萬多至四萬美元的價格,便可以在廣東接受腎臟移植手術。

儘管中國官方否認,但非法獲取器官的消息不斷,也有中國農民在互聯網上登廣告出售自己的器官。甚至有報道說,中國對犯人執行死刑的方式,是根據所需要的器官而定的。如果需要的是腎臟或肝臟,就向頸部開槍;如果要的是視網膜,就向心臟開槍。

二○○一年年初,便有一名中國醫生向美國參議院聽證會上指出,承認他本人曾經從一百名死囚身上取下視網膜;也曾目睹外藉顧客以中國死囚器官作了移植手術。

中國法律規定,「摘除死刑犯人的器官,必須得到本人同意,也可以是口頭同意」,但事實上難以核實。

中國正為腦死亡和器官移植籌備立法,然而,需要先弄清楚的是,腦死亡、長期昏迷和植物人是三種不同的概念和情況。

長期昏迷病人和植物人均還有腦電波活動,能夠自主呼吸;生理上的機能大致仍能運作,也可以自行消化養料。但昏迷病人之所以昏迷,是由於大腦皮層受到嚴重損害,或處於突然抑制狀態,所以昏迷病人仍有甦醒之望。

但植物人則由於大腦受創,或腦幹受創,令大腦與生理機能永久分離,因此甦醒無望;只能如「植物」般生存着,沒有了人類的生活模式,即沒有思想,也沒有能動力。

腦死亡或腦幹死亡就什麼都沒有了,神經系統也沒有了,生理機能也不能自行運作了;甚至連植物的生活模式也沒有了。所以植物人、長期昏迷病者和腦死亡是三種不同而且意義殊異的概念。腦死亡才可算是真正的死亡。

假如單單訂立腦死亡法規而不同時完善器官移植的法例,是不行的。故此,中國衛生部已計劃在二○○三年內,制訂《腦死亡判定管理辦法》、《腦死亡判定標準》、《腦死亡判定技術規範》等腦死亡相關立法文件;並同時草擬《人體器官移植管理條例》。當相關法例完成並出台以後,不論是生命還是死亡的尊嚴,也可望進一步得到保障。

該死不死去,而既死也不得安息、寜靜;是心不死,仍賴着活,但終究已踏上不歸路的終站,再也無法寸進,剩下來的還不是那無法再溫起來的軀體?哪是生命?還不是那莫大的悲哀?


二○○三年五月九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