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例安樂死之子渴望「好死」
                                             曾偉強

一九八六年,王明成不忍看著肝病末期的母親受病痛折磨,要求醫院為她實施「安樂死」。他和執行「安樂死」的醫生蒲連升,因而被控故意殺人罪,成為中國內地第一宗安樂死案例。

一九八六年年初,王明成的母親夏素文肝硬化、嚴重腹水,並多次昏迷。當年六月二十三日,王明成送夏素文往漢中市傳染病醫院治療。六月二十五日,王明成和妹妹向主管醫生蒲連升詢問母親病情,蒲連升說夏素文的治療已無望。王明成不忍心讓母親再受折磨,於六月二十八日要求蒲連升給夏素文施行「安樂死」。蒲連升給夏素文開了冬眠靈,由值班護士注射。夏素文在六月二十九日死去。

一九九一年四月六日,漢中市人民法院判蒲連升、王明成無罪。漢中市人民檢察院隨即上訴。然而,漢中地區中院在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五日駁回上訴,維持漢中市人民法院刑事判決。

中國沒有規管安樂死行為的法例,只以故意殺人罪處理。根據中國刑法一三二條規定,故意殺人罪是指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中國刑法也沒有規定教唆他人自殺罪和幫助他人自殺罪,因此對教唆他人自殺和幫助他人自殺的行為是否須負刑事責任,便有不同意見。

現年四十九歲的王明成,在二○○○年十一月證實患了胃癌,並有心臟病、乙型肝炎、哮喘、心力衰竭、免疫力低。雖然接受了割除部分胃部的手術後,但現在胃癌已到了末期,他多次向醫院要求「安樂死」,但醫院的答覆是:「根本不可能」。

然而,王明成卻顯得很平靜。他說:「『安樂死』不僅能解除痛苦,還可以無償捐獻自己的角膜、腎臟等器官,家裏也不必再花錢進行這種無望的治療。」他的妻子開始時堅決反對,但現在也不反對了。

今年六月初,王明成再次向醫院要求施予「安樂死」,醫院要他作書面申請。但由於王明成身體太虛弱,雖已開始寫申請書,但不知能否寫完。在他心中,期望自己能夠實施「安樂死」,但不希望如他母親般?出官司來。

至於當年那場官司的另一主角蒲連升,現已離休,但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仍然激動。他認為,人生三步曲,應是優生、優育、優死;「安樂死」早晚也要合法化。

事實上,中國要求安樂死合法化的呼聲也日漸高漲。從一九九二年起,每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都有收到有關安樂死的提案。在二○○一年年初,西安市便有九名尿毒癥患者因不堪長期病痛折磨,聯名向當地媒體寫求助信要求安樂死。他們這一行動,在全國引起回響。

在今年三月完結的中國十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忠誠,便向大會提交了在北京率先試行「安樂死」,並建立相關法規的建議。王忠誠認為,雖然科技愈來愈先進,人的壽命也愈來愈長,但延續生命,不能保證能同時保有生命的素質;相反,人工地延長存活期,換來的只是苦痛,平白消耗生命的餘日。

雖然中國尚未有「安樂死」法規,但早於一九九七年,昆明便已試行協助死亡。雲南昆明第三人民醫院臨終關懷科主任馬克表示:「所涉及的協助死亡,僅限於消極(被動)或間接協助範圍,是為了幫助願在尊嚴、平和中死亡的患者而設置的。根據患者本人及其親屬的意願,停止人工餵養、人工呼吸、停止無效的治療,讓病者安靜平和地死去。」

然而,中國傳統觀念認為,在呼吸停止之前人為地結束生命,是於法不合、於理不容的。但現在卻愈來愈多人接受並認同人有權決定自己生命終結的方式和時刻,而不應讓生命的餘日消耗於漫長而痛苦中折騰。

人有權選擇生,也應有權選擇何時和如何死。自願安樂死不應狹隘地看作是終結一個生命,而應視為一種有尊嚴的死亡。現代醫療科學的進步,不僅扭曲了生命的進程,也扭曲了醫護的行為,叫他們不惜一切避免死亡,不惜一切避免治療失敗、失效。似已忘記了生命原是屬於病人的,也令死亡的過程在痛苦中延長。

人要活得有尊嚴,而死亡,本來就是人生中重要的一部分,故此,死和進入死亡的過程,也得保有尊嚴。中國人常說的一句祝福語,是「不好死」,但誰曉得,人最渴望的正是「好死」。


後記:二○○三年七月四日,王明成放棄治療出院回家;在八月三日凌晨三時三十分停止呼吸,離開了人世。


二○○三年六月十五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