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兩無憾
                                             曾偉強

生與死都是內觀與直覺經驗,我們對死亡的恐懼,是源自對現世的執着,以及對「死」的認知所產生的聯想。對死亡的恐懼和焦慮,也就是基於對死和生的無知和不正確認識。臨終輔導必須針對患者面對死亡而恐懼的原因,協助病者培養正確的死亡觀,培養如實的自我認知的能力。

當臨終命時,身心受苦、困頓難堪,不期然想起以往的一切惡;就如夕陽西下時總帶來無限延伸的暗影。《雜阿含經》中有「得善命終」一語,經文敘述一位新學比丘病重,內心因擔心來生而不安,產生憂悔。而「憂悔」就是佛家所說的所知障的一種,其實就是心理障礙。

現行法律認同維持或延續生命的行為,卻一律懲處中止或結束生命的行為。然而,維持或延續生命僅反映和維護「生存權」,也即人類生命延續的基本形式;但罔顧甚至是犧牲了生命的素質和個人操縱生命形式的權利。

從我們呱呱墜地至一生告終、撒手塵寰,才算是一期一命,才算是人生。「生」與「死」本來就是自然界、生物界最尋常不過的。莊子曰︰「生也死之徒,死也生之始。熟知其紀?」生與死都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本來就是一體的兩面。而生、死也即生命的具體表現。

德國哲學家海德格認為,人是「向死的存在」(
Being-toward-death)。雖然如此坦白而直接了當的說明,也許過於殘酷,但也只有認真和坦誠地面對死亡,才能彰顯生命的意義和生存的價值。

然而,生死問題並非大是大非的問題,而是如情絲愁腸般「剪不斷、理還亂」,其衍生出來的諸般問題,如自殺、助死、墮胎、死刑、器官移植、冷凍人、複製人,以致各種生命結束和臨終治療決定等,在在糾纏不清,卻又是不得不去面對。

但無論是從醫療、宗教、哲學、倫理道德、法律等領域來看,也無法全盤總覽生死問題,更遑論解決。宗教的教條、律法的條文、道德的規範,不僅不能放諸四海皆準,甚至是人類思考生命的緊箍咒。

《尚書.洪範》篇中說人生有五福:「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這「考終命」便是指善終;也就是死亡的尊嚴與素質。死亡本來就如鄰居般,近在咫尺卻又像是遠在天邊。對於死亡,實應如睦鄰般加深認識、了解,以消除隔閡。畢竟,「善終」是人生的終極理想。

西方文獻中所謂的「善終」(
Good Death),包含身體、心理、社會及靈性四個層面上的平安。然而,當面對死亡時,如何成就善終,保有尊嚴?台灣有一位醫護人員曾經這樣說:「安寧療護(Palliative Care)的宗旨,就是為了善終,讓病患及家屬了解死亡的自然過程,平靜接受死亡,使生死兩無憾。」


二○○三年七月十四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