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體現真正人道主義
                                             曾偉強

東方又一隻蝴蝶在震動翅膀,在西方也引起迴響。然而,教人唏噓的是,縱使引發了震盪,卻又改變不了什麼。差不多每年的這個時候,總有些事情重複出現,恍如一年一度燕歸來,教人不無感慨。

學歷只有一年級的寧夏女子李燕,一歲時患上「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全身器官因不能吸取養分而逐漸萎縮;終於,與病魔糾纏了廿七年後,她決定放棄生命。李燕接受媒體訪問時強調:「我愛生命,但我不願活」。

李燕在網上日誌發表的「自傳」如是說:「(我)今年二十八歲,一九七八年出生。學歷,一年級。從一歲起就得了一種醫學界稱之為『超級癌症』的『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症』……十一歲坐上了輪椅……二十八歲全身的肌肉萎縮,一半以上的骨骼變形,喪失全部吃、喝、拉、撒、睡的自理能力。」

引起美國關注

她擬備了《安樂死申請》議案,希望交由中國全國人大代表代為提案。她的故事經廣州《資訊時報》三月十三日全版刊出,引起廣泛迴響;不獨在國內,而且引起了美國「安樂死」組織「ERGO」,以及《外交政策 <http://blog.foreignpolicy.com/node/4088>》(Foreign Policy)的關注。

雖然只有一年級的學歷,但她的《安樂死申請》清晰的指出,「安樂死」具有四項優點,包括:達到真正人道主義的宗旨、釋除病者家庭和親人的痛苦、減輕社會的負擔,以及捐獻遺體給他人或用於醫療研究。

中國人數千年來追求和崇尚的「善終」,正是真正人道主義精神徹頭徹尾的體現;而捐獻遺體作醫療研究,在在表現出莫大的兼愛。

昆明試行助死

事實上,中國大陸近年要求「安樂死」的聲音不斷。打從一九九二年起,差不多每年三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期間,都有人大代表提呈有關「安樂死」的議案。

在二○○一年年初,西安市便有九名尿毒癥患者不堪長期病痛折磨,聯名向當地媒體寫求助信要求「安樂死」,一度引起全國關注。

其實,早於一九九七年,昆明便已試行協助死亡,但僅限於被動或間接協助範圍,旨在幫助願意在尊嚴、平和中死亡的患者;其手段包括停止人工餵養、人工呼吸、停止無效的治療,讓病者安靜平和地死去。

平白消耗生命

曾經提交在北京試行「安樂死」議案的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忠誠便曾經指出,雖然科技愈來愈先進,人的壽命也愈來愈長,但延續生命不能保證同時保有生命的素質;相反,人工地延長存活期,換來的只是苦痛,平白消耗生命的餘日。

中國傳統觀念認為,在呼吸停止前人為地結束生命,於法不合亦於理不容。但現實是,愈來愈多人接受並認同人有權決定自己生命終結的方式和時刻。

有網友認為,可能永遠無法找到一個真正的底線,判定那些人可以如其所願被執行「安樂死」;也有網友鼓勵李燕活下去,因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能為親人帶來寬慰,帶來夢想。

然而,易地而處,君又如何?誠如李燕所說的,她必定要死在父母離世之先!這份夾帶着憂懼的深情,誰能領會?

誠然,社會在討論「安樂死」的時候,大都論及一旦容讓「安樂死」,便會遭到濫用、落實執行也有種種困難,又或是深信醫療科技可以創造奇蹟,而生命本身更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保障生命尊嚴

但吊詭的是,這些論點都是假設「安樂死」合法化以後可能出現的問題。在下認為,假如是朝「安樂死」合法化的方向考量的話,便正正需要思考如何防止濫用、如何落實執行、如何發展相關的醫療科技、如何更好地保障生命的尊嚴,而更重要的是,如何如實地尊重個人自決生命的權利。

生命是神聖的,這點毋庸置疑;但活着並不等如擁有生命,更非生命的本質。我們為了所愛的人,可以變得很堅強;同樣,為了愛,也可以接受離開。

讓「安樂死」合法化,是否真的必然導致濫用,或鼓吹消極的生命觀,也許沒有人能在事前說得準,但統計數據又是否可以提供一點啟示?每年一度的不僅是向人大爭取「安樂死」的訴求,還有美國俄勒岡州每年三月發表的《尊嚴死》法例的年度報告。

法例未見濫用

在二○○六年,共有六十五人依法取得致命藥物,其中三十五人最終服藥,另有十一人之前已獲取有關藥物,但在去年才服藥;故此,全年合計,共有四十六名病人藉《尊嚴死》法例而離世,佔二○○六年俄勒岡總死亡人數的約百分之零點一四七。

自一九九七年該法例生效以來,共有二百九十二名病人藉該法例終結生命,期間共有四百五十四人藉該法例取得致命處方。即是說,取得處方而最終決定服藥的人數所佔的百分比約百分之六十四。

數據也顯示,由二○○二年至今,藉該法例終結生命的病人數目相對穩定,佔俄勒岡州每年總死亡人數約百分之零點一三,每年平均約四十人,平均年齡約七十歲。

敢問香港每年因交通意外而死亡的人數,佔香港每年總體死亡人數的百分比多少?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數字,二○○六年全年共有一百四十四人死於交通意外,而該年香港總死亡人數共三萬六千九百人,即因交通意外而死亡的人數,佔該年總死亡人數約百分之零點三九。)


二○○七年三月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