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寧養值得深思
                                             曾偉強

好萊塢老牌演員保羅‧紐曼罹患末期肺癌,餘日無多,但他不願把生命中最後的日子,虛耗在無效的治療上,也不願被困在瀰漫着消毒藥水和白光的陌生地方,更不願被這樣那樣的喉管纏繞着身體;他只期望安然的在家中離世,在家人的環抱下死去。

八十三歲高齡的保羅,可謂經歷過璀璨的人生,走過了繽紛的歲月,然而,當走到生命的盡頭時,卻是無所牽掛,泰然面對命運的安排,平靜地等待那一刻的到來。

據悉,他不僅把其心愛的法拉利跑車送了給友人,也將其食品公司的投資收益,全數捐給慈善機構,金額達一億二千萬美元;而其食品廠Newman’s Own,也已全權交給女兒管理。

憑《金錢本色》贏得奧斯卡影帝的保羅‧紐曼,對金錢財富名利,都不在乎,在乎的只是能在自己的家和親友相伴下,了無牽掛地呼出最後的一口氣,安然地、尊嚴地離開;教此生無悔無慮。

無論人生如何璀璨,歲月怎樣繽紛,死亡這終局,誰也沒有例外,但生命的路程,人人也不一樣。有人順天應命,有人逆天逞強;然而,順也好、逆也好,生命中最後的一程,也得走好。

事實是,全球人口老化、人均壽命延長,加上醫療科技的不斷完善改進,令各地現行的醫療和社會體系,均面對愈益沉重的壓力和嚴峻的考驗;而最教人煞費思量的是,如何更好地處理生命的終結!

英國正全面檢討國民醫療服務體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包括研究讓長者和末期病者選擇在何處度過餘日。

二○○七年十月發表的中期檢討報告(Our NHS Our future: NHS next stage review - interim report <http://www.dh.gov.uk/en/Publicationsandstatistics/Publications/PublicationsPolicyAndGuidance/dh_079077>)指出,調查顯示,英國只有百分之十一的人願意在醫院待死,但有五成六的人在醫院死亡;相反,約有百分五十六的人期望在家中離世,但只有約百分之二十的人能如願。

負責領導檢討委員會的國會助理國務大臣(Parliamentary Under Secretary of State)達茲爵士在中期報告中指出,必須視病者為有「尊嚴的人」,而不至於讓他們感到不被重視或被視為棄物。

他在該份報告中也提出,其中一項需要反思的是,尤其是對於晚期病患者來說,醫院是否病者接受診治最理想的地方?他認為,病者本人應有更大的選擇和自主的權利,例如與他們的主診醫生和醫護人員,共同協商最切合他們意願和需要的醫療方案。

在二○○八年六月發表的名為「為全民提供優質服務」的終期報告(High quality care for all: NHS Next Stage Review final report <http://www.dh.gov.uk/en/Publicationsandstatistics/Publications/PublicationsPolicyAndGuidance/DH_085825>)中,達茲爵士進一步指出,必須探討如何令生命終結的過程,得到更大的尊重和尊嚴,並同時讓末期病者得到全天候、無障礙的紓緩治療服務。

終期報告也重點提及「到戶服務」,例如讓接受服務的人士,包括晚期病者,在家中接受各項測試和治療。這是否意味着末期病者可以真的選擇在家寧養善終?

英國估計,到了二○三一年,七十五歲以上的長者將由四百七十萬增至八百二十萬人;而值得注意的是,需要入住醫院接受治理的八十五歲以上的長者,是十五至卅九歲組別人士的十四倍。

香港統計處二○○七年七月發表的《香港人口推算二○○七 ── 二○三六》估計,到了二○三六年,六十五歲及以上人口比例將升至百分之廿六。今年(二○○八年)二月發表的《香港二零零六年中期人口統計主題性報告 : 長者》指出,六十五歲及以上長者佔總人口的比例,由一九六一年的百分之二點八,升至二○○六年的百分之十二點四;期間長者的數目增加了七十六萬四千多人,至約八十五萬三千人。

同樣正在展開醫療體系檢討的香港,到底是又一次漫無目的的諮詢,還是又一次漫不經心的檢討?除了議論經年卻無寸進的的醫療融資等議題,對生命的終結和長者的醫護素質,又着墨多少?「在家寧養」又可否成為重點思考的議題?達茲爵士的看法,委實值得借鏡和深思!

不論是中西古今,從古代到現在,從希臘到中國,多少人都渴望在自己的家中、自己的床上,和躺在至親的身旁,平靜安祥地呼息最後一口氣;可以帶笑離開,讓起伏的不定腦海再不揚波,讓平安的心可以無有掛牽。


二○○八年八月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