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者不修墓
                                             曾偉強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借問墓地何處有,牧童搖首指雲端。且不要誤會,牧童指的不是天國,而是天價!近年香港鬧墓地荒、骨灰龕位荒,內地亦不遑多讓。繼「病不起、住不起」之後,普羅大眾近年也紛紛望墓興嘆,實在「死不起」啊!

至於如何「死不起」,且先看一些數字。據傳媒的調查報道,一個批發價不到二百六十元的骨灰盒,在京津、河北等地的零售價,竟高達一萬六千元。墓地價格每平方米動輒三至七萬元人民幣,是每平方米住宅樓價的三倍。譬如在廣州,目前一手樓平均樓價每平方米約一萬一千元,墓地每平方米卻高達四萬元。而在北京,近年墓地價格一般介乎數千元至數萬元不等,但聞說以石頭砌成,形如亭子的仿明代墓穴的「亭子墓」,標價竟高達數十萬元以至上百萬元。

諷刺的是,根據中國民政部三月卅一日在北京發表的中國首份殯葬綠皮書《中國殯葬發展報告(二○一○)》所載,今年初內地殯儀館基本殯葬服務,包括遺體舁送、存放、火化、骨灰寄存、骨灰盒等基本服務的費用,平均每具遺體索價僅約一千元人民幣,其中六成以上的收費在七百元至一千三百元之間。不過,報告同時指出,自二○○三年起,殯葬業已連續多年列入「中國十大暴利行業」之列,其利潤率甚至高於房地產業,達十至廿倍。

事實是,據內地媒體報道,二○○八年中國大陸死亡人口約九百三十多萬人,故此,若加上骨灰存放、購買墓地等費用,殯葬業每年總營業額實超過二千億元。在香港創業板上市,從事殯儀業務的中國生命集團的年報便透露,該公司二○○九年度的營業額超過四千七百五十萬元人民幣,其中來自中國大陸市場的營業額貢獻約三千四百萬元人民幣,同比增長逾二成三;中國大陸業務的毛利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二,純利率超過百分之廿六。

試問還有哪些行業的毛利率可高達七成以上,而純利率亦高達百分之廿六,而且還以二成三的同比升幅在增長!難怪內地民眾感嘆「死不起矣!」真是生為房奴、死當墓奴!

中國人傳統上極為重視讓死者入土為安。正是深恩未報慚為子,飲泣難消欲斷腸。不過,盡孝真的要以天價墓地來表達嗎?《禮記‧祭統第二十五》云:「祭者,所以追養繼孝也。……孝子之事親也,有三道焉:生則養,沒則喪,喪畢則祭。養則觀其順也,喪則觀其哀也,祭則觀其敬而時也。」故此,盡此三道,可謂至孝矣!但究其實,除了盡孝,高價求一塊好墓地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希望逝者蔭庇生者,福澤後人。

雖則王充力證人死不能為鬼,但中國人始終相信人死後魂歸天而魄歸地,所以死人亦稱「歸人」。故此,為先人找一塊風水寶地,便是千古以來中國人的生死大事。郭璞的《葬經》便指出:「真氣歸本,精神聚於墳墓中……與穴氣相感應,積祥以及子孫也。」故此,亙古亙今,為求一風水寶地,不僅教生者煞費苦心,虛耗財帛,亦引發不少爭端。

然而,「發死人財」一族自古有之,但造成今天這種「死不起」的局面,卻又是千古奇聞。綠皮書指出,造成「死不起」的原因,包括公共財政投入不足、基本服務能力和水平不適應、市場化服務不規範、殯葬用品銷售市場監管不健全等四大原因。

簡而言之,就是地方部門弄權,把殯葬業「准入審批權」轉化為「獨家經營權」,也就是官商勾結,造成壟斷。另一個重要原因是,社會貧富差距愈益明顯,正是利之所在,雖九死而猶未悔。商人的天性是謀利的,而且是謀取最大的利潤。既然社會上湧現一批負擔得起亦在互相攀比的富人,殯葬收費自然如野馬脫韁、一飛沖天。可哀的是,這類需求者的出發點離前述的三道遠矣!

正如有詩人殯葬師之稱的托馬斯‧林奇在其著作《殯葬人手記》(The Undertaking: Life studies from the dismal trade)中指出:「哪種葬儀不是尋求更多地了解生和死的意義呢?」故此,當普羅大眾高呼「死不起」之際,是否應反思殯葬的根本意義?真的需要講求風水嗎?風水真的以標價來定好壞嗎?孝心又真的可以金錢來衡量嗎?

究其實,何謂好風水?《葬經》云:「氣行於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勢。其聚也,因勢之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而「風水之法,得水為上,藏風次之。……淺深得乘,風水自成。」後人雖對風水寶地趨之若騖,但今天的墓園,真的可以做到「風水自成」嗎?以天價購墓地,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然而,留個春秋往祭之處,作為存者思念歸人的地方,其情可憫可敬,亦實在無可厚非。但假如人死猶夢,寂如燈滅,那麼,再昂貴的墓地,再豪華的喪禮,於逝者又有何益?若如佛家所言,死後不離六道輪迴,那麼,墓穴靈位,亦不過是幻象一場。相傳孔子葬母於防,既而雨甚至,防墓崩。孔子聞之,泫然流涕曰:「古者不修墓。」遂不復修,此誠聖人之知也。

饒有意思的是,綠皮書同時大力提倡綠色殯葬,在全國推廣網絡祭奠、樹葬、花葬、草坪葬、深埋、撒散、海葬等葬法。綠色殯葬應是潮流所趨,既環保亦符合經濟原則,實在值得推廣。他日在下若作歸人,亦不想霸佔大地的有限空間,將骨灰撒入海足矣。


二○一○年四月八日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