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忌諱  思考死亡
                                             曾偉強

又見重陽盡孝時,但假如唯一能盡的孝是讓母親得到解脫,那又該如何?在紐西蘭,一名男子協助罹患末期癌症的母親安樂死,被控企圖謀殺,十月廿六日展開聆訊。

現年四十九歲的被告大衛遜和終年八十五歲的母親帕特里夏都是醫生,大衛遜定居南非,是一所大學法醫實驗室的主管,與華裔妻子育有兩名子女。他的母親則早已退休,並一直享受着多采多姿的退休生活,但到了她八十三歲那年,也就是○四年,帕特里夏證實患上癌症,初期的治療反應良好,直至兩年後,癌細胞擴散至各器官,她的子女們,包括大衛遜便趕到紐西蘭跟她說再見。

帕特里夏並非尋常婦人,她早已訂立預前醫療指示,亦已開始斷食,只接受鎮痛藥物。然而,斷食至死的過程也可以很漫長,而她的身體亦已開始腐壞,這個過程實在比死更難受。她懇求大衛遜協助,讓她得到解脫。大衛遜起初拒絕,但不忍眼巴巴看着她活受苦,最終也是答應了她。

二○○六年十月廿五日,他給帕特里夏高劑量的嗎啡,並對她說:「喝了它,你便會死。」她喝了,六小時後死去。大衛遜形容那一刻是喜悅的一刻。此事一直無人知曉,直至他在他○九年六月出版的書中提起,才引起有關方面的注意,並在○九年九月被捕,但卻獲准保釋,留在南非,直至被控企圖謀殺,今年十月廿六日在紐西蘭展開聆訊,聆訊預計長達三星期。

這個案有很多值得思考之處。即使訂立了預前醫療指示,並得到執行,亦可選擇在家中在家人的陪伴下安度人生中最後的歲月,而在紓緩治療相對發達的紐西蘭,病人依然選擇斷食以求大去,而最終在身心極度痛苦之下尋求助死。問題出在哪裏?一句話,如何確保死亡的尊嚴與素質!

相對而言,香港的善終服務長期得不到正視,資源不足,政府有力無心,而弔詭的是,善終正是中華人最為渴求的。香港的紓緩治療表面上推行多年,但若剔除自我感覺良好,卻似乎依然舉步維艱。預前醫療指示既不普及又沒有法律效力,大多數病人亦不能選擇在家安度餘日。香港的瀕死病人的處境可想而知!君不見因病厭世而自殺的新聞,幾乎無日無之?若論及死亡的素質與尊嚴,香港實在落後得可憐,更遑論整全的善終服務。

孔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但究其實,應是「未知死,焉知生」。若不明白到死亡的不確定之確定,又如何如實把握當下現在,全力幹要幹的事?若不明白到個體生命的有限性,又如何懂得珍惜生命?死亡雖是中國人的一大忌諱,但亦應是時候打破忌諱,多談生死,思考生命。誠如塞內卡所言,不懂得如何好死的人,不會活得好。

生和死正是一幣之兩面,人甫生下來便朝向死亡這結局進發,每一天也在死着。因此,叔本華便直言,我們無所懼於死亡,正如太陽無所畏於黑夜一樣,要毫不畏懼地面對面看着死亡。雅斯貝爾斯也曾經說過,學習如何去生和學習如何去死實際上是一回事。

慎終追遠,無分中西,古今一如。但若真的談到慎終,卻又是一片茫然,偌大的空白仍等待着我們去填補。


刊於二○一一年十月六日香港《星島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