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的選擇
美國加州州長布朗(Jerry Brown)十月五日簽署法案,令加州成為美國第五個容許末期病人在醫生協助下,合法安樂死的州分。這意味着由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起,六分之一的美國人,可以選擇安樂死。

其他四個容許安樂死的州分,是俄勒岡、華盛頓、蒙大拿(法院裁定、尚未立法)和佛蒙特。支持安樂死的團體「Compassion and Choices」呼籲其他州份跟隨加州,通過相關法案。而下一個容許安樂死的州份,可能是新墨西哥。

「我(布朗)不知道當我在持續不斷且無法忍受的病痛折磨下等待死亡時,我該怎麼辦。但至少我肯定,這個法案會給予人慰藉。而我不會否定人們這個權利。」(“I do not know what I would do if I were dying in prolonged and excruciating pain. I am certain, however, that it would be a comfort to be able to consider the options afforded by the bill. And I wouldnt deny the right to others.

曾經想當神父的布朗表示,將《終結生命選擇法案》(the End of Life Option Act)入法,是他的宿願。加州州議會自一九九二年起,一直爭取為安樂死立法。縱使反對聲音不斷,認為法例對老弱病殘不利,但民意卻愈來愈傾向安樂死。

美國獨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引述蓋洛普在今年五月底完成的民調指出,百分之六十八的美國成年人認為,應該容許醫生合法地協助末期及極度痛楚的病人死亡。這個比率,較一年前高出十個百分點,也較兩年前高十七個百分點。

調查也指出,十八至三十四歲的年齡組別中,百分之八十一支持安樂死立法。比二零一四年高六成二。

回顧安樂死合法化以來,以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為例,不但沒有出現反對者預言的濫用等不良狀況,相反,善終服務明顯改善,而使用善終服務的末期病人的數目,也持續上升。

「死者歸也」,死亡就如旅人歸家,如孤舟返航。而掌舵的應是何人,不言而喻。畢竟,生命的長短久暫,與生命素質沒有必然關係。人們的出生,不能自主,入死,又是否可以自決?

十月七日,《星島日報》有一則簡報,題為〈病漢疑厭世雙刀自刎亡〉。報道指六十二歲姓李男子,十月六日下午四時許,被發現昏迷倒臥將軍澳尚德邨尚禮樓一平台,頸部有刀傷,救護員到場證實李已死亡。警員在現場檢獲兩把刀及遺書,相信死者因病自刎。問題是,我們的社會,從來也未有認真地思考出現這類「暴力自殺」的原因。

同日,傳媒廣泛報道《經濟學人》信息部公布的臨終關懷死亡質量指數調查(Quality of Death Index)。英國蟬聯榜首,緊隨其後的是澳洲和紐西蘭。容許安樂死的比利時和荷蘭,分別位列第五和第八,美國排第九。在亞洲,以台灣最佳,全球排第六位,新加坡十二,香港二十二。

在香港,自殺個案幾乎無日無之,死亡亦早已是街談巷議的話題,但仍有些站在道德高臺的人,尤其是擅長鴕鳥政策的政府官僚,依然忌而諱之。沒有死亡的自由,甚至沒有求死(求助)的途徑。死亡的尊嚴,生命的尊嚴,又從何談起。

究竟人有沒有終結自己生命的權利,依然爭議不斷。而安樂死是讓人「尊嚴地離去」,還是「合法的謀殺」,亦辯論不休。但可以肯定的是,將安樂死入法的案例和地區,正在不斷增加。


二○一五年十月十日
[前一篇] [生命文集]
安然集
加州的選擇
曾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