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曲三重奏:香港北角碼頭

〈一〉
是綑着水邊的天虹
仍傳來飛馳的聲影
即使已是夜深
(還是清晨?)
仍是回家時分
倦了
日夜奔走的
水陸之上的舟子
都靠泊這裡,與
酣臥欄邊的你
同嗅着午夜的氣息

難道你不怕浪風夜襲
還是愛與水天為伍
離端陽尚遠,已
抵不住這浪流的誘惑
還是
這裡才是你的家?

〈二〉
這刻
沒有喧鬧的人聲
也沒有俱寂的萬籟
沒有熙攘的馬龍
也沒有歇息

這裡
徹夜不息的鐵蹄在喘息,而
浪風、電掣聲和
你的微鼾
混譜成永不重覆的協奏

倏地
驅動的四輪
直奔偌之空
(協奏頓變作進行)

此刻
獨坐空廂冷
長夜憂來非不倦
街影煢煢呆對

〈三〉
是日之夜,還是
夜之日
背後的是日月年
面對的是年月日

徹夜不息的夜行之舟
是奔向未來,還是
在逃避永曳背後的暗影?

此時
聽不到天虹
看不見浪風
可協奏的也沒有了
只有冷冷的隆隆

是誰在咆哮,抑或是
徹夜不息的鐵蹄
擊出的變奏?!


曾偉強
寫於一九九九年六月五日
刊於二○○四年四月十八日《世界日報》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