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街長河之間

剎那間頓成澤國,這長街
變成長河
因這天要嚎哭

仍在飛馳的是那夜行之舟
張開的是那厚厚的水簾
如何也驅不去艙中的


闖進這水簾的
不是月影 不是明星
是那瘋狂舞衣煜煜的熛爍
是那隱隱透進的琉璃
是那無情的重擊
痛嗎?
簾不痛
舟也不痛

當狂野之舞謝幕
河上之花
盡變足下的流光
仍沒半絲暖意
長河仍是長河,而
澤國已不在街上


曾偉強
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二日於香港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