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口之歌

二次革命的排頭兵
任務雖已完成,而
鋒頭卻未滅

曾幾何時
那背灘竦峙擅補青天的蛇人
卻如何也補不了人蛇的崩堤
是因你之名
還是你因此而得名?

渺小漁港數百漁民
二十寒暑已結聚十四萬人
漁風早逝去,而
金風漸近

(街童上前兜售的不再是什麼而是色情光碟)

巨蛇吐之舌
直捲神龍爭的珠
五通一平有了新的演繹
客、貨、人、金融、資訊加信息平台

三角洲將不再是淤泥渚
是比鹿特丹更繁忙的超級港口,當
跨海大橋成為候鳥南來北返的處所

當通往赤鱲角的渡輪開通


曾偉強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稿於香港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