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的枷鎖

獨坐一角的那廝
三分寂寞七分淒
有些說不出的話
背負着赧不掉的罪

身上重重的鎖枷
看不到抓不到更加解不開
無形
卻拖着長長的暗影

倦透了
卻沒個安排處
曾關心人的不再關心
冀求原恕的不得原恕
淪為永遠的囚徒
瑟縮暗室的一角
看不到光
卻有長長的暗影

這一刻和每一刻
都是一樣的虛空
無論是明天今天昨天也沒有分別
全是一樣底幽暗

這廝得不到原恕


曾偉強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稿于香港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