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牆

只一夜
便白了頭
這蒼桑面目
難道才是你的實相?

彌賽亞的王國早不在了
剩下的一面殘壁
卻是縈繞古國之魂
這哭牆
見證過無盡低泣的你
可曾哭過?
(要哭恐怕也沒有淚下)

三個千禧綿綿的禱告
感動蒼穹
湲湲的淚水足以載起方舟
誰又知道
這憐憫的心亟待憐憫

歷煉了三千載的風霜
仍堅守崗位,而
令你白頭的
卻是這一夜的雨雪

冷嗎?


曾偉強
二○○○年二月十三日稿於香港

後記:在二○○○年一月底,中東地區罕有地下雪。記得在九九年五月間,曾為已故丁平老師蒐集關於以色列的哭牆的資料,他原希望以哭牆為題做詩,但不知老師有否完成。想起這宗瑣事,做詩記之。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