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吟

生命的脆弱
早已洞悉
卻未能掌握四時的更迭
當年踹過忘川亦無懼
如今
卻不敵一陣冷風
是這疲累軟弱無助虛空缺而不殘的身軀
是那未了結的
舊賬跟新賬一起算
有什麼大不了?
只是憔悴的容顏最怕人

艷麗的小丸子是最討厭的可人兒
(那可人兒在哪裏?)


曾偉強
二○○○年三月三日稿於香港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