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忘川

彼岸還有多遠

從北極到南極
又從南極湍往北溟
這磷磷白水
是源頭還是盡頭

剛從東方泛白處來
足下珠露仍在
猛回頭
空餘長長孤影
聽不到鳥語蟲鳴
更沒有花芳草菲
(也許在洲渚在對岸)

再回頭
竟是午後斜暉
在落日處搖晃重重疊疊的影子
是在招手還是什麼?
真想看清楚,而
如何得渡這闊闊洶洶之川?

對岸仍很遙遠


曾偉強
二○○○年三月二十五日稿於香港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