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的聖戰

而無論向東走還是往西尋

在哪
    (還是早已煙滅於你和他和我之間?)

是誰逼迫着誰
誰不能面對
心裡恐懼
又是誰在散播恐怖之因子
孕育以
怨恨惱愚痴哀殤悲苦欲
教條道德義理法律
盡變作神兵魔器
是誰的聖戰
誰在降魔
正義有盡頭
自由可永久

香格里拉曾是你的名字
無你無我無他之最後一片淨土
以血撰成山中傳奇
    (從未被征服)
五百年來
無論是紅牆鐵蹄還是日不落雄師,而
沒有了國王的阿富汗
兵未見刃卻已遍野哀鴻
是預言之實現還是實現之預言
    (恐怖魔王從天而降
        東方將有莫大恐慌)

誰在整裝待發
決戰迷失帝國
奔向極樂
無論是往東走還是向西沉


曾偉強
二○○一年九月二十一日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