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夢是生命之泉

夢雲之澤
是七六之源
浤浤千里衍生無限
生命
在乎的
不是什麼
就是那綿延無盡的夢酣
醒了也得再尋
縱使
天有盡時
水窮應無盡處
獨怕是
  煙渚幻化無盡的魘


最後一個夢都已完
許是真的夢醒時分,而
夢不該完
縱永不可圓
獨怕是都蛻成無盡的魘
  (水波深處是生命之泉)


曾偉強
寫於二○○三年一月十八日
二○○三年十月《秋水詩刊》第一一九期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