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姆輓歌 灰飛的翠玉

矗立波斯二千年的古城
只數秒便夷為平地
灰飛卻未湮滅
不寒而憟的不是零下六度
是大地的撕裂

房也塌了
醫院也塌了
最大的泥磚建築群終於消失了
明珠終歸黃土
剎那間變成六萬里的荒塚
殁了數萬條命
封了千萬顆心

這裡曾是軍事要塞
這裡曾經一片繁華
這被譽為沙漠翠玉的綠洲
已是一片頹垣 滿目瘡痍
沒水也沒糧
只有灰土
片野哀鴻
這裡仍是巴姆
只是亟待援手

「這是國殤」
卡塔米總統說:
「我們的人民正在苦難中被燃燒!」

那一覺醒來失去三代至親的美少女說:
「她很可憐,孩子死了!連屍體也找不到!」

管他是紅十字還是紅新月
是天父的兒女還是阿拉的子民
是英德美法還是中西日俄土
不分你我同心搜救,而
夜以繼日的搜救
終被時間拋離

總統矢言重建
只是湮沒於黃沙的生命無法見到


曾偉強
二○○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按:巴姆(Bam)是伊朗古城,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發生六點六級大地震,約三萬五千人罹難。
[前一篇] [下一篇] [詩目錄]
雨花集